武财神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欲望魔蛇
欲望魔蛇

欲望魔蛇

國家生物實驗室里特級生物技術員張天清在忙碌著。他正在研究一種新型生物武器—魔蛇。這種東西主要是用來給爪來的女俘虜洗腦的。它雖然身長不過五厘米,比手指頭粗不了多少,但它不但能讓女俘虜一五一十地向魔蛇的主人道出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還能讓她們對他唯命是從,并且魔蛇是跟主人心靈相通的。

  張天清對魔蛇進行完最后一項后滿意地把它放進了籠子里。下午就要進行人體實驗了,他顯得格外興奮。

  下午一點。

  張天清拿著魔蛇站在隔離室里,他的面前擺著一把椅子,椅子上坐著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看上去二十多歲的樣子。她對張天清一臉的不屑,白晰的臉蛋上透露著一絲失落和無奈,兩個誘人的乳房半露在外面,隨著微微急促的呼吸不停地上下起伏。

  張天清咽了一口口水問道:「你叫什么?」

  「告訴你也沒關系,我的名字叫瑩。」

  那個女人冷冷地說。「你真的還不肯說嗎?那我就只好用最后一招了!我實在是把你變成一個沒有自己思想的人,甚至可以說我還有點喜歡你,希望你好好合作。」

  「呸,想讓我說除非殺了我!你別多費口舌了!」張天清搖了搖頭,向身后的壯漢打了個眼色。

  兩個壯漢面無表情地走了上來。他們一個用手狠狠地按住瑩,另一個熟練地將她雙手綁在了椅子背上,瑩根本沒有一絲掙扎的余地。接著他門死死地掰開她的兩只玉腿,讓它們成一個直直的字。瑩的開始變得不安起來。「你們想干什么?」她驚叫道。張天清沒有回答,只是緩緩靠近她。他輕輕撩起她的薄紗裙,兩只光滑白晰的玉腿赤裸裸地呈現在眼前,美得如漢白玉雕像一般,他不禁全身抖了一下,常年地研究工作讓他很少接觸女人尤其是這么漂亮的女人。他定了定神,把手伸向中間唯一遮擋他視線的小三角,它看上去也是那么誘人那么可愛。

  半透明的蕾絲邊繞在粉紅的小內褲周圍,真是讓人充滿無限地沖動。終于,他觸碰到了它。他先用手指在上面來回地磨挲,隔著一層薄紗他已經感覺到了里面那片神秘地帶的柔嫩和溫暖。瑩的秀眉不禁皺了一下。張天清不停地用手指滑動和旋轉著,最后他一把抓住那層薄膜用力扯了下來,一下子就看到了那片茂密的森林。

  隨著最后一片遮蔽物被撥離,瑩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尖叫。張天清看著那片茂密的黑色森林,心情非常激動,他輕輕撥開玉門看到了一幅今人血脈噴張的畫面。

  一顆粉紅色的小櫻桃微微突起。兩片肉都都的大陰唇向內靠攏,下面鮮嫩的小陰唇中間圍著一個黑黑的小洞,在小洞深處隱約能看見一圈透明的薄膜。

  他簡直看呆了,傻傻地望著那個黑洞出神,過了好一會兒才還過神來。他實在不敢相信這世上還有如此誘人的東西。瑩看到蹲在下面癡癡地看著自己私密地帶的張天清羞得美目緊閉。但她不知道真正的痛苦才剛剛開始。抬頭望了一眼瑩,張天清就開始了下一步的行動。

  他用大拇指和中指捏住魔蛇的蛇頭,然后用食指在上面搭了搭,魔蛇突然睜開了眼睛,兩只惡毒的雙眼放射出一道道藍光。同時它的尾巴也不停的扭動起來,這是魔蛇蘇醒的標志。張天清很不易令人察覺地笑了一下,把魔蛇漸漸地向瑩的陰部靠近,在快觸碰到那粉紅色的櫻桃時他迅速地將蛇嘴扣了上去。

  長滿細牙的蛇嘴一下子咬住了它的目標。瑩只覺得全身一陣電流通過,嚶嚀一聲叫了出來,她睜開眼睛看到自己的下面停著一個蛇一樣的怪物,害怕得雙腿直顫,可是她的腿被壯漢死死地拉住,完全動彈不得,她在用力掙扎也只是妄然。

  張天清看見她的樣子笑著對她說:「很快你就會喜歡上它的,以后怕是想給你弄下來你都不樂意哩!」

  「你這個混蛋,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別那么早下結論,你以后肯定會感謝我所做的一切的。」說話間魔蛇也一刻未停地在瑩的陰部扭動,它的牙齒不停地刺激著那顆粉紅色的小櫻桃。

  魔蛇每動一下,瑩就感覺到好像有一股電流在刺激下體,全身也會忍不住抽動一下。漸漸她感覺到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自己好像越來越喜歡這種感覺。她在心里罵自己怎么能這么想,不住地告訴自己要堅持住。

  這時候魔蛇的嘴里突然吐出一條火紅的信子,緊緊地纏住了那顆粉紅色的櫻桃,緊接著還不停地蠕動起來,更要命的是它的嘴里還在不住地往在吐著一種液體,這使得整個陰部都又滑又癢。

  瑩感到快感在不住地加倍,她知道自己快守不住了,但她依舊倔強地關閉著自己欲望的大門。魔蛇還在不停地扭動,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它就像一個尖銳的鐵鑿,一步步地鑿來那所緊閉的大門。

  它爬遍了整個陰部,最終魔蛇變成了一個陀欏的形狀在那顆櫻桃上瘋狂地轉起來。瑩的口中不停地發出一連串嗯嗯嗯的淫叫聲,陰道深處也流出了潺潺流水。

  淫液順著陰毛滴滴嗒嗒地打在地板上,很快便積起了一片水洼。

  「看來你骨子里也是個淫娃啊!」張天清在一旁嘲笑她。瑩只能不斷地發出嚶嚶嗯嗯的聲音,已經完全無力反駁了。

  終于在魔蛇長達將近半小時的的高速旋轉按摩后隨著「啊……」地一聲大叫瑩的身體劇烈地抽動起來,陰道里黏乎乎的乳白色液體不住地噴射出來。與次同時魔蛇的尾端甚出一根倒刺狠狠地朝那顆已經腫得像葡萄的陰蒂刺去,緊接著注入了一股毒液。瑩翻了一記白眼暈了過去。

  一個小時后瑩緩緩地睜開眼睛。但此時的她與原來的那個瑩早已判若兩人,她睜著一雙呆滯的大眼,嘴里不住地叫著我要,我要。張天清看著她的樣子露出一絲陰邪的奸笑,實驗成功了。

  他再一次觸碰了一下蛇頭,魔蛇又開始游動起來,但它并沒有在原地停留,而是一寸一寸向陰道爬去。漸漸地它的頭便鉆入了陰道口,柔軟的陰道皺嬖一下子把將它緊緊包住了。魔蛇開始加大了蠕動的力度,死命地往里鉆。這樣強烈的摩擦很快讓瑩產生了快感。

  「哦,哦,好爽,嗚……」她發出一陣陣淫叫。魔蛇小心地穿過那道透明的薄膜圈,繼續向更深處挺進。它再次開始變得瘋狂起來,在緊窄的陰道里像一個鉆土機一樣地暴速鉆動。

  「啊,啊,啊,啊」隨著魔蛇地鉆動瑩的叫聲也越來越高,她變得像一只只會淫叫的畜牲一樣放肆地高喊。「哦,操,哦,干啊,爽,啊,啊,嗚,真爽。」最后,魔蛇一頭撞在子宮壁上,瑩大呼一聲:「哦……」暈了過去,一股白色地漿液再次噴射出來。

  這一次只過了大約十五分鐘瑩便醒了過來,她依然雙眼呆滯嘴角掛著口水,一直淌到了乳房。嘴里還在叫著:「我要,我要……」「你要什么?」張天清發問了。

  「我要它動。」

  「這可不行,魔蛇已經達目的地了,沒有我地命令它是不會再動的。你要是不跟魔蛇的主人,也就是我,交媾便永遠會處在這種狀態,不過我可以讓你得到剛才那樣地快樂,解除這種狀態,但是你必須把你所掌握的情報一五一十地說給我聽,而且要認我為主人,以后只聽命于我。」「好的,主人。」瑩急切地回答到。

  「那么,說吧,你潛入我國有什么目的,是誰指使你來地,你還有多少同伙?」「我是受精靈國女王的委托來尋找一種叫精靈密瓊的液體的配方,據說它是由一位精靈公主遺落在你們國家的。這次只有我一個人執行,不過我的女兒也跟我一起來的。」

  「很好,我再問你精靈國的女王通過什么方式跟你聯絡,你女兒在什么地方?」「我不能直接聯絡她,只能等待一個星期來這里一回的精靈『隱』的出現,然后再通過隱互傳消息。我女兒留在我暫住的出租屋里。」「非常好,希望你沒有騙我,否則將會有你無法承受的后果。」「主人,我所說的句句是實,絕不感有半句欺騙。」「那么,我的小瑩賤奴,再跟我說一遍你剛才想要什么我就滿足你。」「主人我要你來干我。」

  「說清楚要我的什么干你的什么。」

  「我要主人的大雞巴來干我的賤B,快來啊,主人賤奴實在受不了了,請你狠狠地插進來吧。」

  「好,我來了。」張天清拉開拉鏈一條早已蠢蠢欲動的巨龍就沖了出來。

  「啊!」瑩倒吸一口冷氣,只見那粗壯的陽龍足足比魔蛇大了三倍多,她又害怕又驚喜,想到那東西要插進自己那里就一陣哆嗦。張天清用手分開陰唇,毫無前奏地一下挺了進去。

  「啊!輕點。」一陣劇痛從下體傳來,瑩幾乎疼得昏了過去。張天清感到一股破入感,鮮紅的血絲夾雜著淫靡的漿液從里面流了出來。

  他停頓了一會,然后便用巨龍在里面絞動起來。每動一下瑩都感覺到一陣酥麻。

  「爽不爽?」

  「真爽,我的好主人我的好哥哥,干得瑩兒好舒服!」「哈,你等著更爽的還在后面呢!」經過一番絞動張天清感到巨龍整根都已經變得濕漉漉的了,于是他將龍頭拉到洞口大力抽插起來,也不顧什么兩淺一深的技巧每次都直達花心。

  「啊啊啊啊!」瑩一邊瘋狂地甩著頭一邊叫起來。

  就這樣狠插猛刺了足足十五分鐘,張天清感到精關要守不住了,一股精液直往外奔,就在這時,一直蜷縮在子宮底部的魔蛇好像感覺到了什么,開始動了起來,它展開身形,除了頭以外全身變成了一張很薄的透明膜,緊緊地貼在了瑩的陰道壁上。

  張天清一下子感到沖動減弱了,完全不想射了而快感反而增加了,與此同時瑩卻感到無比饑渴,恨不得在體內再多塞幾根巨龍。她歇斯底里地尖叫著:「操我,快操我,操死我這個賤人B,哦,狠狠地插,操爛我地小賤洞!」這就是魔蛇的另一個功能,也是它的一個二級進化,它緊貼在寄主陰道壁后就再也不會下來,除非主人叫停否則它會不斷分泌出一種黏液,這會使被寄生的女人有無窮無盡的欲望,永遠得不到滿足。而它的主人卻能從中得到這個女人體內至陰至純的體精,不但不會射精而且會越戰越勇,絲毫感覺不到疲倦。

  張天清再次猛烈地抽插起來,他的雙手也沒閑著,開始在瑩的身上不停地游走起來。他從大腿兩側慢慢向上摸索,所過之處無不被撥個精光,短裙、上衣、乳罩都被順手退去,瑩最終被脫得一絲不掛。

  她那潔白如玉的身體沒有絲毫的暇疵,看得張天清獸性大發,特別是那兩個豐滿結實的乳房像兩只大白兔一樣隨著抽插一跳一跳,上面的兩個紫紅色的葡萄腫得像兩個小饅頭一樣。張天清用盡全力地大力抽插,連吃奶的氣力都用進去了。

  他的雙手在乳房上停下來將兩只乳房死死抓住,開始揉捏起來。兩只白兔在他手中不斷變換著形狀雪白的肌膚上留下塊塊瘀青,他還時不時地用手指猛搓那兩顆紫葡萄,搓得瑩又疼又麻又爽,真是欲罷不能。

  瑩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烏黑的秀發散成一片,她依然猛烈地甩著頭,嘴里不斷地發出淫蕩地叫聲,兩只玉手死死抓著椅子的扶手,全身上下早已是香汗淋漓。此時的她已經深深的陷入欲望的深淵,身體好像早已不屬于她,不斷機械地抽搐著,一陣陣快感不住襲來,乳白色的淫液從陰道里持續地流下來,地上積起了一片小水洼。

  瑩感到整個大腦完全被淫亂的想法所充斥了,什么任務,什么女王被遠遠拋在腦后,她只希望能永遠停留在高潮的那一刻。

  張天清漸漸地對上面的美穴感到厭倦了,他看了看下面那朵緊閉的菊花,不禁動了邪念。他正想一探深淺,突然轉念想道:「這個女人現在已經陰精大損,我要是現在取了她的菊穴她怕是會有生命危險,還是忍著下次享用。看她的奶子又豐滿又結實,操起來一定很爽今天就讓我先是是乳交的美味。」想到這里他把巨龍用力往外一抽,一下從陰道里掙脫出來。

  瑩感到下體一下空虛了,那種無窮欲望也消失了,再次有了正常的思維。但是由于魔蛇的存在,她將永遠成為張天清的奴隸了,更何況她嘗過如此巨大的快感后也無法再次離開魔蛇了。張天清把巨龍往上一抬架在了瑩那雙碩大的雙乳上。

  「快給我使勁蹭!」瑩乖乖地用兩只手托住乳房賣力擠弄起來,粗壯的巨龍在中間反復沖刺,龍頭還時不時的往瑩的小嘴里鉆。

  張天清爽得直咬牙:「啊,我的乖賤奴,你那兩顆奶子真不錯,以后我一定好好獎勵你!」

  「謝謝主人夸獎,小瑩不要什么獎勵,只要主人高興,小瑩隨時為主人服務。」「哈哈,好極了,那你現在就快把我弄出來吧,要是不行可要受罰哦……」瑩輕輕地抿了一下嘴,向張天清拋了個媚眼便開始加大了手上的速度和力道。

  兩只乳房隨著瑩的玉手全速聳動起來,而且乳肉緊緊地貼著龍身,就像是一個用乳房做的人工陰道,令人欲仙欲死。

  很快張天清就感到想射的沖動再次出現了,這回他不想再忍了:「張嘴!」他一邊喊道一邊將精關一松,一股白色的精液就源源不斷地噴射出來,瑩連忙張大了性感的小嘴,將巨龍緊緊含住,全部的精液都射進了嘴里,她的腮幫子鼓得大大的,嘴角兩側還不住地有精液流出來。

  「吞下去!」張天清又命令道。

  可憐的瑩只好閉了閉眼睛,咕嘟一聲咽了下去,濃烈的腥味讓她有些不適應地皺了皺眉頭。

  第二章 隱

  張天清慵懶地坐在一把搖椅上抽著煙,他時不時地朝旁邊的瑩吐出一個煙圈:

  「你今后就是我的賤奴了,你對我不但要百依百順而且要做到毫無隱瞞,你明白嗎?」

  「是,小瑩明白。」

  「現在那個精靈『隱』也來不了,反正我們也閑著沒事,不如到你住的地方去看看吧,怎么樣?」

  「主人想去,小瑩當然歡迎了。」

  「那我們走吧。」

  「恩。」瑩挽起張天清的手便和主人出門了,她覺得自己已經開始喜歡上這個主人了,雖然她也不知道這是為什么。

  他門就像一對情侶走在街上。突然前方出現一道白光,一個身形從白光里閃了出來,張天清頓時被嚇了一跳。隨著白光漸漸地消逝,他看清了面前的這個天外來客。

  一個美女。

  一頭長長的黑發髻在身后,給人一種嫵媚卻不覺淫蕩的感覺。兩只水靈的眼睛里透射出無限的活力,可以看得出她是一個自信而聰明的姑娘。高挺的鼻梁架在大眼睛和精致的小嘴的之間,簡直是一個完美的比例。她朱唇微啟,雙手自然垂于大腿兩側,胸部高挺,S形的身姿惹得人欲火中燒。張天清看得出了神,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瑩卻暗暗感到不安。

  那個身影越走越近,整個身影越來越清晰。「簡直驚如天人,這是真的嗎?」張天清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了。「嗯?」突然,他覺得哪里有點不對勁。

  耳朵!她長著一對精靈的耳朵!「她是精靈!」張天清的第一反應告訴自己。

  「瑩,這么逍遙要去哪兒啊?」

  「隱,是你啊,噢我帶朋友去我家坐會。」瑩故做鎮定地說。

  「是嗎?據我所知,你在這里沒有朋友吧。」

  「是剛剛才認識的。」

  「別再裝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已經被他俘虜了!」「你怎么知道的?!」瑩吃驚地問。

  「哼,你以為女王會完全相信你們人類嗎?你們人類都是不守信用的低等生物。女王早已讓我在暗中監視你,一有叛變立即殺掉,至于一星期接一次頭只是為了不讓你知道我的存在。」

  「你,你們既然不相信我,為什么還要請我?」「這個任務有很高的危險性,而且不一定能馬上完成,讓我們精靈長期潛伏在人類之中,這簡直是對我們的侮辱。既然能利用人類替我們辦事,何樂而不為呢?」

  「你,你混蛋!」瑩感到自己被貶得一文不值。

  「別生氣。」張天清對瑩擺了擺手。

  張天清在一旁聽了半天,也聽出是怎么回事了,現在他也有些惱火了,對于這個把人類說成是垃圾的精靈充滿了厭惡,但他并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

  「好吧,既然你把你們精靈說得那么高貴,那我們來比試比試你敢嗎?」「我還怕你不成!你說吧要比試什么?」

  「比耐力。」

  「好,你要怎么比?」

  「在這里沒辦法比,必須先回我的實驗室再說。你敢去嗎?」「回實驗室?」隱隱約感到可能是個圈套,但精靈高傲的性格讓她不愿意服輸。她皺了皺眉,回答道:「走就走,誰怕誰呀!」張天清暗暗地撇了撇嘴角,露出一絲不意發覺的寒意。

  很快他門一行三人就回到了實驗室。張天清從籠子里抓出一條魔蛇拿到隱的面前:「看到了嗎?這就是我開發的新型生物魔蛇,你要是能讓他呆在你的體內超過十分鐘,我就服輸,不但讓你把瑩帶走還可以無條件的幫你找你要的東西,否則你就要乖乖投降,不能再傷害瑩。」

  瑩向他投來一絲感激的目光。

  「哈!你以為用這種低級的小把戲就能勝得了我嗎?我可不是瑩,沒有她那么賤。」隱對這個條件感到很滿意,她覺得自己絕不會像瑩那樣被魔蛇控制,既能抓到瑩又可以讓張天清幫忙找配方,沒準自己還能立一大功呢,真是一舉兩得。

  「先別那么早下結論,讓事實來證明一切。你準備好了嗎?」「好了,拿來吧,」她接過魔蛇小心翼翼地把它方入了自己下體。

  「讓這個賤女人瘋狂起來吧魔蛇讓她成為欲望的奴隸!」隱剛將魔蛇放進下體,張天清就向它發出了命令。

  魔蛇一得到主人的命令就開始蠕動起來。隱感到自己的下體里有什么東西在動,軟綿綿的,緊緊緊地貼在陰道壁上,一步一步往里挪動,癢癢的非常舒服。

  魔蛇挪動得越來越快也越來越深,隱感到一種從沒嘗試過的快感。漸漸地她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手也開始不安地擺動。魔蛇穿過了處女膜,向陰道深處爬去。隱的胸部微微地顫抖起來,呼吸越來越急促,手在胸外面隔著衣服揉模起來。

  魔蛇開始改變運動方式,它在陰道里一邊轉動著一邊向前推進。不斷摩擦著陰道壁,終于它抵達子宮了。像在瑩體內的那條魔蛇一樣,它把頭變成陀欏狀后徑直向花心沖去。魔蛇狠狠地撞在了花心上并對準花心開始快速地旋轉起來。

  隱感到無窮的快感像電流一樣向大腦涌來,她是在受不了了,把一只手伸進衣服里猛蹭起來,兩個乳頭被蹭得腫了起來,像兩顆紫色的葡萄,但這遠遠不能滿足她的欲望,她不再滿足于只對胸部的蹂躪,又把另一只手向下面的密林伸去,她撥開玉門,把中指插了進去,開始搗起來,很快粘稠的白色液體就從里面往外淌,整個陰戶被弄得濕漉漉的,十分狼狽。淫水越來越多順著陰毛滴滴答答的流到了地上,隱的欲望進一步膨脹,她又把食指和無名指插了進去,三個手指在陰道里猛烈的攪動。

  嘖嘖嘖嘖房子里充滿了淫靡的聲音。

  「啊,啊,啊,快把它拿出來,快把它拿出來!」隱終于堅持不住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讓她步入了崩潰邊緣。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快讓它出來,快讓它出來。」她對著張天清吼道。

  「別著急,我的精靈公主,好戲還在后頭呢,很快你就會改變注意的。」「是啊,等下怕是想給你拿出來你都不愿意呢。」瑩在一旁嘲笑道。

  「住嘴,快給我拿出來,我認輸了。」

  「這可不行,這魔蛇放進去容易,要想拿出來可就難了,這只能它自己高興什么時候出來就什么時候出來,我可沒辦法。」「你,你混蛋!」隱變得像個受傷的小女孩一樣叫起來。

  「放心,很快你就會沉醉其中的,而且你還會感謝我給你帶來的快樂。

  魔蛇一刻不停地轉著,隱漸漸地失去理智,她的眼神變得迷離起來……「哦,好爽,乖小蛇,哦,你弄得姐姐好爽,哦,哦快,對轉得再快點,弄爛姐姐的爛逼,哦哦爽死姐姐吧。」隱一邊流著口水一邊吐著舌頭,不斷地淫叫著。她一只手在里面攪動另一只手也伸過來瘋狂撥弄著紅腫的櫻桃。柔嫩的小陰唇已經被她搓得淫爛不堪,粉紅色的黏膜上布滿了傷痕,一點點鮮紅的嫩肉裸露出來。

  但她好像感覺不到疼痛似的,依然大力地揉捏著。每過一段時間她的身體就持續地一陣強烈的抖動,乳白的汁液淌了一地。無窮無盡的高潮徹底引爆了隱心底深處淫蕩的本質,她的心靈已經被快感徹底占據了,像瑩一樣成了欲望的奴隸。

  「怎么樣,我說什么來著,喜歡上它了吧?」

  「胡說,哪有?」隱仍然用最后一絲理智做著無力的地辯解。

  「還說沒有,好吧,我就讓你自己承認。」

  張天清給魔蛇下了停止的命令。

  隱一下感到下體那種說不出的舒服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的空虛和難受。

  「嗯,我,嗯,蛇蛇快動啊,嗯,姐姐好難受,嗯快,快給姐姐快樂吧。」隱死命地搓著自己的陰蒂。

  「嗯,你到底想怎么樣?我要,啊,我要啊。」隱急得幾乎語無倫次了。

  「怎么樣,現在承認了吧?」

  「我承認了,承認了,快給我吧。」

  「承認什么?說清楚。」

  「我喜歡魔蛇,我是淫蕩的淫娃,啊,嗯,嗯,我是一個不要臉的大淫娃。

  你快讓它動起來吧,實在受不了了。」

  「哈哈,這就對了嘛,我的大淫娃,就讓我親自來幫你解決吧。」張天清,解開拉鏈,早已忍耐多時的巨龍飛躍而出。

  「啊?你干什么?」隱被這龐然怪物嚇了一跳。

  「放心,我是幫你,不是害你。」張天清臉上一臉壞笑。

  他一手端起巨龍,對準那美妙的陰戶狠狠插了進去。一下就戳破了處女膜,鮮紅的血絲從陰道里流了出來。

  「啊,痛死我了,還說要幫人家的。」

  「你這個下賤的淫娃,給我先忍著,馬上就好了,等下保管讓你爽翻天。」張天清開始抽插起來,他感覺自己的能力比以前提升了許多,可能是從瑩那里獲得了陰精的原因吧。巨龍在緊窄的陰道里橫沖直撞,痛得隱苦不堪言。

  「啊,好痛,你輕點。」隱苦叫著。

  張天清對隱的叫喊全然不顧,他有心想整整這個高傲的精靈。陰道在巨龍的不斷開拓下變得寬松起來,再加上原本就有很多淫液的浸潤張天清感到時機到了。

  他把巨龍拉回到洞口,猛烈地往里插入,一下撞在了花心上。

  「啊!」隱爽得大叫了一聲。

  張天清一把抓破隱的上衣和乳罩。兩只雪白的暴乳瞬間蹦了出來。他讓隱坐在椅子上,用兩只手死死按在了那兩顆大奶,整個人全壓在了隱的身體上,就這樣趴在隱身上死命地操起來。巨大的陽具在隱的下體里飛快地進出,鮮嫩的B肉隨著抽插翻進翻出,每一次地抽插都讓隱感到有一股電流從下體傳來,電得自己全身酥麻,爽不可言。

  「哦,好哥哥,你真的沒騙我,插得我好爽。哦,繼續,哦,我的親親好哥哥,哦……」

  「哼,更爽的還在后頭呢,今天我一定要你這個淫娃知道厲害。」隨著巨龍不停地撞擊花心,蜷縮在那里的魔蛇被再次激活了,就像上次那條魔蛇一樣,它開始變形,把整個陰道壁緊緊包裹起來。張天清感覺到了魔蛇行動了,他知道是時候吸取這個精靈的陰精了。他還從來沒想過能吸取女精靈的精華呢。真不知道那會對自己有多少大的提高。

  一邊想著張天清一邊也開始進一步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操死你這個不要臉的淫女,操爛你的賤逼。」張天清一邊插一邊高聲辱罵著隱,他覺得這能得到更大快感。

  「哦,哦對,就是這樣,插,啊,用力地插,哦,我的大雞巴哥哥,插得妹妹好舒服啊!」

  在魔蛇的作用下,隱的快感被擴大了無數倍,高潮一波接一波地涌來,隱完全沉浸在了淫亂之中。她的手在張天清的背肌上又掐又抓,嘴里呼呼地喘著粗氣,香舌在張天清的脖子上亂舔。精靈高貴地身份對他來說已經毫無意義,她現在只想獲得更多的快感。

  張天清不但下面賣力上面也不肯閑著,伸出的舌頭向那根在自己嘴邊的香舌探去,兩條游魚很快便快活地纏在了一起。他婪地吮吸著從美人嘴里傳來的涎液,兩只魔爪大力地搓揉著雪白的大奶。碩大的奶子在魔爪的擠捏之下變換著各種形狀,沒過多久,他又把粘滿涎液地嘴巴湊了過去,開始在哪兩顆紫葡萄上死命咂起來。他把奶頭含在口中又是舔又是咬,還不時用胡子在上面猛蹭。

  隱被刺激得發了狂,兩只玉臂緊緊圈在張天清的脖子上,一聳一聳地抖動著性感的臀部,全力奉迎著張天清大力的抽插,嘴里啊啊淫蕩地呻吟著,活脫脫成了一個著了魔的淫娃。

  「哦,哦,泄了,又要泄了,哦,啊……」隨著一聲大叫隱又一次泄身了,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第幾次高潮了。

  「怎么樣,我的小淫娃,爽不爽?」

  「爽,好爽,我的好哥哥,爽死賤逼了。」

  「你要尊我為主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小隱奴隸了,一切都要聽從我的安排,懂嗎?瑩是你的姐姐,你也必須尊敬她。對我們你要絕對地忠誠,不然有你的好看。」

  「是,小隱以后就是主人的賤奴,小瑩是我的姐姐,我要對主人和小瑩姐絕對忠誠。」

  「恩,很好,真聽話,為了獎勵你我決定讓你償償更爽的感覺。」張天清拔出巨龍往下移了移,停在了菊花前。

  「不,那里不行,會痛死小隱的。」

  「不要緊,放心吧,我會輕輕進去的。」

  張天清在上面的洞里沾了點淫液在菊花口擦了幾圈對準了菊花口刺了進去。

  「啊!輕點,痛!」

  張天清一下子感到了極大的刺激,整個直腸壁就像嬰兒的小嘴一樣將他的陽物緊密地含住,而且一個勁地往里面吸,差點讓他一下子射出來。定了定神后他又試著動了動,感覺稍稍松了一點,便開始重新慢慢地挺動起來,每動一寸都會帶來極大的快感,但卻會帶給隱同樣大的痛楚。

  「啊,不要再動了,痛啊,要撐破了。」

  張天清還是沒有理會可憐的隱,繼續埋頭抽插著,由于精液的滋潤,直腸里漸漸變得潤滑起來,隱的疼痛感也逐漸地減弱了,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強烈的快感,一開始還沒覺得有什么特別,可是很快隱便償到了厲害。

  如此狹小的空間始終還是容納不下這條巨龍,張天清的每一次抽插都會讓直腸壁向外擴張,同時造成強烈的摩擦,敏感的直腸避被一受到摩擦就向大腦發出巨大的電流,讓隱感受到超過抽插陰道時十倍甚至幾十倍的快感。

  「啊,好爽,嗚,嗚,主人您要把隱操翻天了,嗚…… 」隱爽得暈了過去。

  張天清依然沒有停下,那條巨龍在菊洞里猛烈地翻騰,「啪,啪,啪,啪」屁股的撞擊聲有規律地響著。

  「咳咳!」隱被操醒過來。

  「嗚,主人,您真是勇猛,賤奴愛死主人了,哦!就讓主人射在隱的體內吧。」張天清也感到精液越來越想往外沖,于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啊,準備好,我來了!」隨著一陣猛烈的抽插,他精關一松,乳白色的精液源源不斷地射入了隱的體內。

  「啊,謝謝主人的恩賜!」隱滿足地叫了一聲,癱倒倒在了地上。

  第三章 鶯

  過了很久,隱吃力地站了起來,全身無力,兩只腳軟得像棉花,幾乎都站不住了,張天清只好過去伸手摻住了她。還不忘調侃一句,「怎么樣,舒服不舒服?」隱把性感的小嘴湊到張天清的耳邊,吐氣如蘭地說:「好美,真想每天都能來一次。」

  「哈哈,以后你成了我的奴隸,不要說每天一次,就是每天十次我也會滿足你的。」

  「謝謝主人,以后我就是主人的小賤奴了。」隱有些害羞,幽幽的說。

  「好,好,我以后一定好好疼你!」張天清為自己能收到一個精靈當奴隸感到非常興奮。

  「恭喜主人!」瑩不失時機地討好道。

  「你也是我的乖寶貝我不會忘了你的!」瑩溫柔地挽住了張天清的另一只手。

  「好,現在我們繼續向小瑩的家前進吧。」張天清左攔右抱,一付得意的樣子。

  很快,瑩的家到了,瑩上去打開門:「主人請進!」張天清和隱跟在她后面走了進去。

  張天清朝四周看了看,這是一間不大的小房子,里面雖然看上去挺簡陋但必需的生活用具一應俱全。最顯眼的是一張擺在屋子中間的嬰兒床,上面躺著一個小寶寶。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望著張天清,兩片小臉紅撲樸的,可愛極了。張天清看了也不禁十分喜愛。

  「好可愛的的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

  「女孩。」瑩回答。

  「她叫什么名字?」

  「小鶯,黃鶯的鶯。」

  「小鶯,真是個好名字,和你的很像呢。」

  「她的爸爸去哪了?」瑩沒有馬上回答,過了一會才輕聲地說:「他嫌我生的是個女娃,便拋下我們母女兩走了。」

  「什么?真是個混蛋,這么漂亮的孩子都不要,誰說女的不好,我就喜歡女孩。他不要我要,以后這孩子我養了。」張天清氣憤地說。

  「謝謝主人!」瑩聽到張天清的話又是激動又是感激,發自內心地說。同時她覺得自己更張天清了。

  「沒什么,你看她可愛的樣誰見了都會喜歡的,何況你一個女人帶個孩子多不容易,既然你是我的人了,你的事我當然幫了。」「我能抱抱她嗎?」

  「恩,當然可以了。」張天清想捧一個絕世珍寶似的小心翼翼地把寶寶抱了起來。他看著懷里的孩子正在朝著他笑。「你看你看她在朝我笑呢,看來她也很喜歡我呢!」

  「是啊是啊看來主人和小鶯還很有緣呢。」

  「不知道將來她長大了會是什么樣子,我想一定和你一樣是個迷人的姑娘。」「主人想知道嗎?我能幫忙哦。」在旁邊一直沒說話的隱突然神秘兮兮地說。

  「你能?怎么幫呢?」

  「當然是去未來看了。」

  「去未來?別開玩笑了,我研究了這么多年也沒能想出來怎么去未來,你有什么能辦法。」

  「這你就小看我了,主人,時間旅行是我們白精靈的基本技能哦,不僅自己能在時間里穿梭而且還能把別的目標傳送到指定的時間和地點。我們精靈的居地在另一個時空,我就是靠這種能力來到你們人類世界的。不過我的水平還處在初級階段,到了以后只能馬上看見景象,要想自由地活動還要等上一段時間,所以我每次都是提早來的,嘻嘻。」隱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哦,想不到你還有這么大的本事,那你就帶我們去二十年后的這里吧,希望這孩子要還住在這里才好。」

  「好,主人站穩咯,我們出發了。」說話間,三人周圍多了一道白色的光圈,眼前一暗就來到了未來世界。但看到的一番景象卻讓他門驚呆了。

  只見一個看上去二十幾歲的漂亮少女被扒得精光,赤身裸體的掛在空中,正好在他門的正前方。眾人正覺奇怪,仔細一看,不禁嚇了一跳,原來是一只像大章魚似的怪物用四只觸手分死死抓住那個少女的手腳,將她舉在空中。那怪物觸手奇多,在空中張牙舞爪地亂揮。此時用兩個觸手掰開少女的兩片大陰唇另一個觸手直往蜜穴里鉆。

  「難道是暗精靈的冥獸?」隱突然叫起來。

  「冥獸?是什么東西?」張天清問道。

  「我也只是聽女王說過,冥獸是我們白精靈的對頭暗精靈養的一種怪獸,及其淫暴,專門用來對付女性敵人,它的樣子像一只大章魚,每一根觸手都可以作為陽物,可以伸長縮短還會分泌具有強力催情作用淫液,落在它手里的獵物幾乎都會被弄得死去活來,春性大發。最后輕則變成只會做愛的癡女重則喪了性命。」「暗精靈居然如此惡毒。」

  「主人有所不知,暗精靈本來就是一群無惡不做的畜生,我們的白精靈和暗精靈互相爭斗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在這幾百年中不知有多少白精靈女被毒害了。」

  「原來是這樣。」

  再看那只冥獸,說話間已經將一只觸手伸進了少女緊窄的密穴,它的觸手十分靈活,外表長著一顆顆粗糙的小肉團,在陰道里又是鉆又是磨,惹得少女渾身顫抖,她強忍著下身傳來的強烈快感,美目緊閉,心里又羞又恨,無助卻又帶著一絲興奮。

  怪物的觸手漸漸伸入陰道深處了,很快便觸到了花心,怪獸用觸手的尖端在花心上輕輕地撥動,每動一下少女就感到好像又很多小螞蟻在自己的下體里爬一樣,非常瘙癢,有種說不出的難受和舒服。

  怪物似乎很有耐心,它不厭其煩地撥弄著,而且伸過來更多的觸手,向陰戶門口的嫩核發起進攻,嬌嫩的小陰唇被切當好處地分在兩邊,無數小肉團擠向陰蒂,它們揉動著,搓弄著,無所不用其極,小少女的情欲被撩動了起來,她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她甚至想讓那跟粗糙的觸手動得更快些,更重些,但她僅存的羞恥心還在掙扎著抵抗這種想法。

  怪物忽然大叫一聲那根插在少女逼里的觸手開始猛烈膨脹起來,它先充滿了整個子宮和陰道接著便將子宮和陰道壁擴張開來,變得越來越大,直到最后少女變得像一個懷胎已久的孕婦。少女完全沒料到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發出了接近崩潰的慘叫,她感到下體漲得要命,幾乎覺得自己快要被撐暴了。沒過一會她便昏了過去。

  那怪物卻并沒有停止行動,從它觸手的小肉團里分泌出許多蜜汁它們流便了陰道的每一個角落,很快陰道變得潤滑了許多,那根碩大無比的觸手居然在如此狹小的空間里抽插起來,它先是慢慢地蠕動,漸漸地就成了真正地抽插,整支觸手在陰道里一進一出,鮮紅的嫩肉隨著它一張一縮,整個陰道和觸手似乎成了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彼此牢牢地吸附。

  抽插間怪物的其他觸手開始蠕動起來,它們幾乎布滿了少女全身,有的在性感的小嘴里套弄,有的卷起粉紅色的乳頭不斷地揉捏,有的在光滑的皮膚上放肆地游走摸索。整個畫面充滿了淫蕩的氣息。

  少女在自己淫靡的叫聲中慢慢睜開眼睛,看到眼前這幅景象簡直讓她不感相信,她已經完全被觸手包圍了,在看看自己,就好像一個被包在肉球里的蕩女。

  乳房被飛快地揉捏,小嘴被粗大的觸手塞得喘不過氣來,下面更是慘不忍睹原本緊窄的小穴被撐到大得像個小山洞,整個小腹都高漲了起來,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一個少女的肉體。

  事實讓她不得不低下頭,她絕望地閉上了眼睛。她的陰道和子宮里此時已充滿了怪物觸手分泌的蜜汁,看來它并不只能起到潤滑的作用,更是喚醒人性本能的強烈春藥。少女一放棄了抵抗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這場淫亂的派對中去了。

  怪物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開始更加肆意妄為起來。插在陰道里的大肉棒一樣在下體力瘋狂地抽動,游走在全身的觸手撩撥著少女每一處性感帶,兩個大乳房已經被擠得又青又紫。

  少女的淫念終于被徹底點燃了,她雙手緊緊地抱著纏住自己的那根觸手雙腿并攏緊緊夾著那根插在自己屄里的肉棒,努力迎合著怪獸粗暴的動作,淫蕩地呻吟著,盡量地讓自己能獲得更多的快感。

  櫻桃小嘴大大的張開,把嘴里的肉棒直往喉嚨頂,每頂一下還發出咳咳的卡喉聲。怪物插在下面的木樁一般的肉棒也越動越快,好似真的在打樁一般,少女已經完全不顧及它所帶來的痛楚,剩下的唯有無限快感。

  「哦,太爽了,哦插我,快插死我,插爛我的賤逼,哦……」她的嘴里雖然塞著一個大肉棒,但她依然忍不住淫蕩地亂叫,「哦,天哪,太美了!」「我們現在在瑩的家里,難道她是鶯?」張天清突然反應過來。

  「鶯?!」瑩一下子面如土色。

  「不管怎樣我們要先把她救下,才能問清她到底是誰,但愿她不是鶯。隱,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動。」

  「大概5分鐘,主人。」

  「好吧,我們先想想對付那怪獸的對策。你們有什么主意?」「在我們白精靈的世界里除了精靈女王可以消滅它以外其他還有五大長老可以與她抗衡,剩下的人就只能趕快逃命了,不知道暗精靈這次為何要派如此厲害的冥獸來對付一個人類。」隱首先說道。

  「這可怎么辦,主人你一定要救救她啊!」瑩作為母親,看到遭受如此虐待的可能是自己的女兒,已經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救她的!」張天清很堅定的說。

  其實此時張天清的心里也是心急如焚,他一個血肉身軀的人類如何能一下子打敗一頭怪獸呢,硬拼顯然是不行的,只能智取。他的腦子在飛快的旋轉。

  突然他想起研究所里有一種強烈的動物麻醉劑,自己因為研究各種生物,為了安全,時常用來麻醉危險的動物,一直都習慣在身上帶著一瓶,也許可以派上用場。就是不知道如此巨大的怪獸僅一瓶麻藥能不能起作用。

  他馬上將自己的想法對二女說了。隱聽了回答道:「主人,我知道冥獸的口器是它最敏感的地方,如果能將麻藥注入那里,也許取勝的機會要大得多。」「哦,如此說來我們還是很勝算的,可這冥獸,這么高大,誰能把這藥打進它嘴里呢?」

  「主人我們已經可以動了,這就看我的吧。」隱伸出一對透明的翅膀,扇了一扇,在原地轉了個圈,自信地說道。

  「哈哈,我真笨,精靈自然有翅膀啦,你現在還真像一個小天使呀。」「謝謝主人夸獎,小隱去啦。」

  說完隱便扇動著翅膀向冥獸的口器飛去。

  隱來到冥獸的「嘴」前,差點沒被熏暈過去,這怪獸的嘴巴實在太臭了。隱強忍著臭味對準大嘴的中間把麻醉液倒了進去。

  怪獸全身心地投入在淫樂之中,完全沒顧得自己嘴里進來了什么東西就一口將它咽了下去。

  張天清和瑩在一旁死死盯著,默默祈禱怪物能趕快倒下。

  過了3分鐘怪物突然大吼一聲,全身的肉褶強烈地抖動了起來。

  「起作用了!不過它可能對藥物有點過敏」張天清興奮地喊道。

  緊接著怪物全身的觸手都劇烈抽動起來,插在少女陰道里的那根觸手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十幾倍。「啊,要被插死了,啊,啊……」少女在一陣高聲淫叫中噴出大量的乳白色黏液,全身一陣抽搐又暈了過去。同時那根觸手慢慢的縮小了,恢復到了原來的大小。

  「哄!」隨著一聲巨響,怪物轟然倒地。

  張天清他們三人迅速地湊到少女身邊,瑩迫不及待地拉掉她身上惡心的觸手,抱起了這具傷痕累累的軀體。

  瑩將少女的身子翻了過來,雙眼注視著她的背部。

  「鶯,不……」天空中劃過一聲慘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