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财神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瘋狂表兄弟
瘋狂表兄弟

瘋狂表兄弟

罪犯是表兄弟,弟弟二十二歲,哥哥二十八歲,兩個人正值性欲強烈的青年時代,對女人肉體的盼望簡直是如饑似渴,夜不能寐,寢食不安。可是由于兩個人都是游手好閑,好吃懶做,什么也不愿意干,所以身無分文。可想而知,手里沒錢的男人,距離女人的肉體就更遠了。

  越是這樣,他們的性欲就愈加強烈。愈加旺盛,簡直就是欲火焚身。

  哥哥曾經結過婚,可是沒有多久就離婚了,因為媳婦已經看透他是個沒有前途的青年,更因為他是陽物過大,性欲過旺,讓媳婦受不了,所以就和他分手了。

  哥哥離婚后就再也沒有說上媳婦。

  弟弟呢,由于好吃懶做碌碌無為,根本就沒人給媳婦。由于沒有錢,根本就得不到女人,哥兩個的性苦悶達到了極點,雞巴天天漲的硬邦邦的,把褲子支起老高,走在路上看到個女孩子,就想把她抱在懷里摸一摸,干一下子,哥哥離婚后自己住在兩間房子里,弟弟便天天到哥哥這里來,相互講述一些黃色的故事畫餅充饑。有時他們還租幾張黃片來看,望著光碟上男女性交的情景進行手淫,這或許也能給他們兩個帶來些暫時的安慰。后來連光碟都沒有錢租了,哥兩個冥思苦想,琢磨著如何能弄到錢,怎么能干到女人。罪惡的念頭促使他們兩個逐步走向罪惡的深淵。

  偶然一個機會,他們聽說一個朋友有一臺白色面包車要出租,那個朋友還承諾:如果是熟人或朋友租用,可以是月后交租金。哥兩個聽到這個消息,欣喜若狂,就一起把這臺白色面包車租了下來,他們想干什么,不言而喻。

  第二天一早,四點左右,天還沒有完全亮,兩個人就開車出村,來到縣城通往省城的公路上游弋,他們如饑似渴,他們望眼欲穿,希望能有單身的女人出現。

  此時,他們兩個人的腦子已經混沌了,錢和女人成了他們唯一的追求,而且為了這個目標,他們將不惜采取任何手段。

  也許注定這場悲劇是不可避免的,很快就有一個三十左右歲的女人向他們招手要坐車,在晨風中,這年輕的女人的秀發向后飄飛著,面孔清秀,楚楚動人,那薄薄的衣服被風吹得貼服到了她的身上,晨曦中明顯的塑出了一個年輕女人豐滿美麗而且誘人的體形。

  哥倆個欣喜若狂,像是兩個饑餓的乞丐看到了一個鮮美的大蛋糕。

  這年輕女人是附近縣城里的一個服裝小販,她是要起大早去省城采購服裝的。

  講好價錢,那女人不假思索的就上車了。同時進入車里的還有一股女人肉體的芳香,這芳香足以讓哥倆個垂涎欲滴忘乎所以了。哥倆個死死的盯著她的身子心猿意馬。

  女人一邊往車里邊走,一邊撥通了她老公的電話,她告訴老公說自己已經上了一輛白色面包車,正往省城趕路,讓他放心,然后就把手機關掉了。她靜靜的坐在那里,注視著前方,朦朧中顯得更具魅力

  那個開車的哥哥回頭向那個兄弟示意了一下,那個兄弟,猛然撲過去,把事先準備好的一個黑色的布袋子套到了年輕女人的頭上,迅速搶去了她的手機,然后緊緊的抱住了她,哥哥很快把車開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兩個人就用繩子把女人的雙手反到身后捆了起來,

  突然的襲擊讓這個女人驚慌不已,她慌成一團,早已經無力反抗了,任憑兩個年輕男人的擺弄。哥兩個在女人身上反復的摸索著,搜出了所有攜帶的錢物,那女人所有的東西都已經被這哥兩個搜光了,可哥兩個還不放手,繼續搜摸著,他們還在女人身上摸什么呢,不用說誰都能明白了。哥哥很快就把手伸向年輕女人的乳房,瘋狂的摸著,反復的揉搓著,就像是快要餓死的人摸到了一個熱騰騰的大饅頭,幾乎要把她捏扁。弟弟把手伸進了年輕女人的陰部不停的摳弄著,哥兩個的呼吸已經緊張到了白熱化的程度,他們兩個人的雞巴騰的一下子暴漲了,已經把褲子頂了起來。

  他們一邊一個緊緊的摟著那個女人,緊緊的貼著她的肉體,很快性欲就膨脹了。他們互相對視了一下子,便解開的女人的上衣,讓她的上身的肉體暴露了出來,緊接著就撕下女人的乳罩,,一對不大不小的美麗的乳房驀然展現在哥倆面前,哥倆個興奮至極,就像是久旱的和苗逢甘雨。

  他們兩個瘋狂的摸著女人的乳房,還用嘴瘋狂的吸吮著。哥倆個又一起脫掉那女人的褲子,當三角褲最后被脫掉的時候,女人已經完全癱軟了,一點反抗的能力也沒有了。剛上車的時候還是一個風姿綽約的年輕女人,現在已經被哥兩個給脫的精光了。

  望著這年輕女人的裸體,聞著這年輕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肉體的芳香,哥倆個發狂了,他們在女人的裸體上到處亂摸,他們都想要干她一下子了,那么誰先干這個女人呢,哥倆個發生了爭執,最后" 要單雙" 決定,很快,哥哥贏了,弟弟只好端著硬硬的雞巴在一旁看著,焦急的等著。他心急如焚。

  哥哥把車上座椅的后備放低了一些,讓那女人的身子向后仰,然后脫下了自己的褲子,那個硬梆梆的家伙已經開始流水了。

  哥哥分開了那女人的雙腿,,他的手在那女人的陰毛上摸了摸,然后分開那女人的陰唇,捏著自己的那個東西狠狠的插了進去,然后緊緊的抱住了那個女人,他的陽物瘋狂的往女人身體里插,

  已經插到低了,不能再插了,可他還在用力,這也算是久旱逢甘雨吧,插入的那一瞬間,他幸福死了,近似瘋狂,他知道自己現在是終于得到女人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東西已經插進了一個漂亮的年輕女人的陰道里,他感覺無限的舒服。此時他的那根雞巴早已經硬挺的像一根鐵管子了。

  那女人不聽的喊叫著,可這沒有你人跡的野外,誰能來救她呢,她越是喊叫,哥哥就越是興奮,他被刺激的渾身血液都在膨脹,他感覺自己的雞巴在女人的陰道里暴漲著,把女人的陰道塞的滿滿的了。哥哥馬上就發狂了,他抱著那女人的屁股瘋狂的抽動著,就感覺像一根棍子一次次的插入淤泥里,發出" 咕嘰咕嘰"的聲響,這久違了的聲音讓哥哥無比興奮。讓他如醉如癡。

  不一會哥哥就瘋狂的發射了。他知道自己的精子應該是潮水般的射入年輕女人的體內,他緊緊的抱著那女人的身子,不停的搐動著,弟弟早已等不及了。他雞巴已經流淌著清水一般的東西,他的身體已經開始發麻,發抖,他知道自己馬上就把要" 泄洪" 了,他發瘋似的把哥哥推到一邊,撲上去瘋狂的分開女人的雙腿,捏著自己的已經淌水了雞巴,沒有費吹灰之力就" 哧溜" 一聲插了進去,當他的雞巴剛剛插入那女人的陰道,感覺那女人的陰道里邊是肉乎乎的,滑溜溜的,女人的身體也是肉乎乎的,滑溜溜的,她摟著女人的裸體,拼命的抽插著,馬上就狂喊起來,而且是瘋狂的發射了。他的手在那個年輕女人的身上到處撫摸著,他的嘴在那年輕女人的身上到處親吻著,畢竟是好久沒有干過女人了。

  再說這個年輕的女人也很漂亮。真讓他愛不釋手啊。這肉挨肉的感覺讓他忘乎所以。他感覺自己是死而無憾了。

  在一旁的哥哥此時又硬了,他把弟弟推到一邊說" 快躲開,又輪到我了" ,說著又抱著那個女人,狠狠的插了進去。女人仰臥在車座上,渾身顫抖著,哥哥在女人的身上瘋狂的抽插著,瘋狂至極,每一次都用盡全力,插得很深很深。女人的身體在他一次次猛烈的沖擊下不停的竄動著。那乳房也在不停的晃動著。這次哥哥倒是干了好長一段時間方才發射。然后弟弟又撲了上了,給那個女人插了進去。

  哥兩個輪番上陣,每人都干了四五次,他們還想干,可雞巴已經不硬了,弟弟索性把那個女人的頭罩摘了下來,抱著那個女人的身子,親她的嘴,女人痛苦的躲避著,可卻又是無法躲避,終于她的嘴被弟弟裹住了。

  弟弟把女人的嘴唇一次次的吸到自己的嘴里,感覺那女人的嘴很甜,弟弟把舌頭伸進了女人的嘴里,追剿著女人的香舌。這一親還真管事,弟弟的雞巴又硬了,他伸手把雞巴頂到女人的陰道口,然后屁股一用力,就又插了進去,就又痛快的干了一次,

  哥哥也照樣抱著那個女人親了一回,又干了一次,哥倆個筋疲力盡,坐在座位上睡著了。醒來后,發現那個女人竟然沒有逃跑,還是驚慌失措的坐在那里,他們抱著那女人又摸了一回,又干了一次,弟弟說" 我們把他扔下車把".哥哥說" 不行,她已經看到我們的面孔了。她要是去報案,我們就完了。我看還是殺了她吧。"弟弟說" 我可不敢殺人".

  哥哥說" 我也不敢動手殺人".

  弟弟說" 要不我們就挖個坑把她活埋了吧,省著見血腥。

  哥哥說:" 這是個好主意".

  于是二人統一了意見,哥哥把車直接開到自己家的田地里,弟弟回村去取來了兩把鐵鍬,由于兩個人都是年輕力壯,很快就把坑挖好了。兩個人就把那個赤裸的年輕的女人推到坑里,那個女人說什么也不躺下,哥哥說" 你跳下去按住她,我往她身上埋土".弟弟就跳了下去,抱著那個女人往下按,當他的手摟到女人的乳房時,他的雞巴又硬了,他說" 哥哥你等等,讓我再干一次"弟弟說著退下自己的褲子,把那個女人按趴在坑邊上,從那個女人的屁股后邊就插了進去。他抱著那個女人的屁股瘋狂的干了好一陣子,他發現那女人的屁股很美,很光滑,他的雞巴每沖擊一次,那女人的屁股就抖動一次,那白胖胖的屁股的每一次抖動都讓他興奮,他感覺自己的雞巴已經是硬的不能在硬了,他瘋狂的抽插一陣子然后嚎叫著發射了。

  哥哥也不相讓,急忙跳了下去,脫下自己的褲子,把那個女人按在坑邊上,從后邊插了進去。他沒有想到那個女人會那樣老實,趴在坑邊上一動不動,他輕輕的分開女人的屁股,就把家伙插了進去,由于弟弟剛剛干完,這女人的陰道里還在往外流淌著弟弟的精液,那該是粘糊糊,滑溜溜的了。哥哥很順流的就把自己的雞巴插了進去,然后就瘋狂的抽插著。他發現干女人的屁股也是很舒服的,自己的媳婦從來就不讓他干屁股,這下可隨便了。他瘋狂的插插著那女人美麗的屁股,不一會就發射了。當他拔出自己的雞巴時,發現那個女人的身子也軟了。

  他順勢把那個女人放倒在土坑里,

  哥兩個拿著鐵鍬瘋狂的埋著土,不一會這里就成了一座墳,哥兩個還到上邊踩了一會,一個年輕女人的生命就這樣香消玉殞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