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财神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包廂里干她到高潮
包廂里干她到高潮

包廂里干她到高潮

忙碌一整天的實習醫生趙晨飛疲憊不堪,身子半癱瘓在墻。可想到自己的女朋友,他在心里默念:瑤瑤,再等我半年,愛情會有,面包也會有的。
  要知道趙晨飛參加市醫院的實踐活動表現優秀。按照往年慣例,畢業后,是可以進入醫院有正式編制的。
  趙晨飛掏出手機,興致勃勃地給自己女朋友張瑤打電話。
  在一連串的忙音后,趙晨飛微微皺起眉頭:“都這個點了,瑤瑤應該下班了,難道還在忙?”
  “晨飛!”
  聽到有人叫自己,趙晨飛轉身,只見自己的好哥們張奎,一臉沉重地走過來。
  趙晨飛笑道:“奎子,怎么一副苦瓜臉?!難不成在這兒實習幾天,看上了哪個名花有主的美女小護士?”
  面對趙晨飛的玩笑話,張奎根本沒有任何心情,憂心忡忡:“晨飛,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定要冷靜處理。”
  “搞什么?弄的跟出了什么大事一樣,有話快說!”
  張奎咬咬牙:“我之前聽人說,我們來實習的時候,張瑤就被院長的兒子潘旭陽給盯上了。起初我只當做是玩笑話,可就在剛才快下班時候,我看到潘旭陽過來找張瑤。兩個人神神秘秘的跑到倉庫保管室,我想過去看一下,發現門被鎖上了,聽里面的聲音,估計他們兩個給搞上了,我就趕快過來通知你。”
  趙晨飛脫口而出:“怎么可能?!張瑤絕對不是這種人,你一定是聽錯了。”
  如果不是因為張奎是自己的好哥們,恐怕趙晨飛已經一拳砸在他的臉上了。
  看著趙晨飛憤怒的樣子,張奎也是沒轍:“晨飛,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可是我怎么可能拿這件事和你開玩笑。不信的話,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我說的真假了。”
  “混蛋!”
  沒等張奎說完,趙晨飛轉身就朝著那倉庫保管室跑去,快到門前,趙晨飛的呼吸不由得變得沉重起來。雖然趙晨飛知道自己的好兄弟不會欺騙自己,但是趙晨飛更不愿意相信張奎說的那是真的。
  “啊,潘少,你弄的人家受不了了,一點都不知道憐惜。”
  誰叫你長得這么大一對,上次看到你,弄的老子每天都想著,你趕快和那個趙晨飛分手,以后就跟著我,老子也天天寵你。”
  “如果我跟了潘少,那我實習生轉正的事,潘少能夠解決嗎?我們的實習期馬上就過了,如果不能轉正的話,我就沒辦法留在醫院里了,到時候潘少想要我的話,我可是無法伺候啊。”
  “靠,我爹是這醫院的院長,你實習轉正的事,還不是我一句話的事。今天晚上跟我一出去玩,讓我多爽幾次,明天我就把你轉正的事給你解決了。”
  “潘少你好壞,你那么厲害,一晚上會弄死人家的。”
  聽到里面不堪入耳的對話,趙晨飛再也忍不住,一腳將門給踹開,正看到張瑤被一個人男的壓在身上。
  看到來人后,張瑤忍不住驚訝道:“啊,晨飛怎么是你?”
  趙晨飛當即吼道:“張瑤,我對你那么好,你居然敢背叛我,和這個畜生在這里胡搞,你知道不知道他看中的只是你的身體,根本不是真心喜歡你的。”
  看清楚對方只是張瑤的那個實習生男朋友,潘旭陽當即大怒道:“你給混蛋,罵誰是畜生,是不是不想活了。”
  眼看自己的丑事已經敗露,張瑤不由得整理一下自己的衣物,就這樣對著趙晨飛冷冰冰地說道:“晨飛,我和潘少在一起是真心的,要知道潘少有錢有勢有能力,正是我張瑤心目中的男人。而你呢,要錢沒錢,要能力沒能力,我們馬上就要畢業了,畢業后你難道要我跟你一起踏入社會看人臉色受苦受罪嗎?”
  潘旭陽囂張的說道:“聽到沒有小子,只要你現在乖乖的和張瑤分手,以后不糾纏她,今次的事我就不跟你計較。否則的話,我明天一句話,就取消你的實習資格,讓你當不了醫生。”
  聽著潘旭陽的叫囂,趙晨飛再也忍不住,一拳砸對方的臉上,吼道:“我去你大爺的。”
  “趙晨飛,你居然敢動手打人,趕快道歉,否則潘少饒不了你。”
  “混蛋,你敢打我,我特么的讓你在豫州混不下去。”
  “一對賤人,早晚得到報應。”趙晨飛再也忍受不住兩人的狼狽為奸,咬著牙忍氣吞聲的離開,而走廊的外面,早已經圍滿了好奇的人。趙晨飛直接撥開人群,飛也似的逃離了現場,相比他人那嘲笑的目光,趙天磊更為受傷的則是心里上的傷痛。
  自己出身農村,張瑤是村長的女兒,兩家情況相差極大。但是兩人一起考上了市里的重點醫學院,一度被村里人傳為佳話,甚至被人催捧成一對。入學后,兩人由于初入異地環境,經常相互照顧,再加上趙晨飛長得英俊,張瑤也慢慢喜歡上了對方走在了一起。原本趙晨飛還感嘆自己時來運轉,可是沒有想到,就在自己為人生規劃目標的時候,現實的殘酷將自己打回了原形。
  走出醫院大門,趙晨飛騎著自己的那輛二手自行車,一路騎的飛快,好似只有這樣才能宣泄自己的憤怒。趙晨飛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就是向著城區郊外人少安靜的地方,想要獨自一人靜一靜。
  “靠,我給你幾百萬,讓你幫我弄一個古董寶貝來,你就給我弄來這幾個破珠子?這東西能值個屁錢,馬上就是我家老爺子的大壽了,我那幾個兄弟姐妹們,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在老爺子的壽宴上獻殷勤,你這破玩意能有什么吸引的。”
  豫州海濱浴場附近的河道上,一輛嶄新的寶馬轎車正在急速飛馳著,單看那車型就是價值不菲,車里面坐著兩個人。其中車主是典型的富二代,看著副駕坐上另一人手中捧著的古董寶物,忍不住怒氣道。
  第2章 :神秘傳承
  “林少,你先別生氣,這東西表面看起來雖然沒有什么,但它可是大有來頭的。這東西是相傳是古時帝王時期的九龍戲珠的三靈珠,是具有很強的靈性,老爺子那么喜歡古董寶物,肯定能夠一眼看得出這里面的玄機。”
  “有靈性?你特媽忽悠我吧。”
  “林少,以你的身份,我哪里敢欺騙你。”
  “算你聰明,到時候老爺子壽宴,我就拿著這個東西去。你如果要是敢騙我的話,我就找人廢了你,然后在把你丟進這海里喂魚。”
  “林少,小心前面有人——”
  “砰,咣當——”
  雖然有了下人提醒,但到林少反應過來,已經為時已晚。寶馬汽車狠狠地撞擊到對方,然后滑行了很遠一段距離,才停了下來。
  此刻天色昏暗,這里又是海濱浴場,晚上天氣較冷,所以附近沒有一個人。車禍現場,林少和那下人,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禁驚呆了。只見一人,半個身子撞進了寶馬車的前擋風玻璃里,還有一輛自行車也掛在了寶馬車前車蓋上。最為滲人的是,那人的頭部正在不斷的滴著血,正滴在那林少手中拿著的九龍靈珠上。
  “林少,你撞到人了。”
  “你特媽的給我閉嘴,老子知道。這可怎么辦?眼下我們兄弟姐妹幾個,正在爭奪老爺子公司的繼承權,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下捅出簍子,一定會被那幾個家伙抓住把柄。你趕快給我想辦法,都是這破玩意才害得老子撞人,真實是倒霉。”
  聽到林少的憤怒,那下人也是嚇壞了,連忙下車四處看了看,再次鉆進車里,對著林少說道:“林少,這附近沒有監控,而且這家伙還是一個人。我們不如直接連車帶人,一起扔進海里,然后林少趕快回去,去一個人多的地方玩上一夜,這樣就有足夠的人,給林少做不在場的證據。到時候,就算有人想要查到林少的身上,以林少的財力和勢力,還不是輕而易舉的就能擺脫干凈?”
  “好,就這么辦?”說著那林少一踩油門,將車子向著海邊開去。
  “林少,這家伙的血滲透到這珠子里面,把這三顆珠子給毀了。”
  林少當即咬著牙氣狠狠的說道:“混蛋,還特媽的有靈氣,簡直就是晦氣,居然沾上血了,連它一起扔了,留著也是一個禍害。”
  “噗通。”
  隨著一聲響,兩人直接把車子給弄到海里,看著車子沉下去,兩人這才離開現場。林少早在之前就用手機叫了一名私人司機,然后開著車,前往市區最繁華的迪吧俱樂部。在酒精、音樂和現場美女的刺激下,林少早已經,將先前的事拋之腦后。
  “少年,今日你我有緣,你得我醫武玄學傳承,希望你能夠好好的運用,不要辱我之名,否則的話,必遭天譴,切記,切記。”
  “誰在說話?”聽到那聲音,趙晨飛不由得大驚失色,只因那聲音來源于體內。
  不過今次沒人回應趙晨飛,醫學武道玄術三種不同的信息量,瞬間便涌入趙晨飛的腦海中,信息量之大,足矣讓趙晨飛昏死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趙晨飛只感覺一股耀眼的光芒,不由得慢慢睜開眼睛。
  “我這是在哪里?”
  看著四周,趙天磊回憶起昨天的事,在自己撞見張瑤和潘旭陽鬼混后。因傷心難過,就騎車跑到海邊散心,忽然被一輛疾馳而來的汽車給撞個正著,自己當場昏死。
  當自己奄奄一息,那兩個家伙居然想要毀尸滅跡,把自己丟進了海里。可是自己現在怎么完好無損的躺在沙灘上?除了衣服破損還有些血跡,其他并無大礙。要說自己沒有掉海里的話,那兜里的手機掏出來,已經被浸泡的開不了機了。
  “這兩個混蛋,早晚有一天我要抓到你們,居然敢想要撞死我,還毀尸滅跡。”趙晨飛咬牙切齒道。
  看著此刻的天色,趙晨飛也不知道幾點了,眼下只能先回去換換衣服,順便檢查下自己有沒有內傷。一路上不知走了多久,當回到醫院宿舍后,上午的實習課程已經結束。作為自己的主管醫生,得知自己缺課不由得大怒,可是在看到自己衣衫破爛,而且還沾有不少血跡,想罵人的話,也就咽了回去。
  市醫院主治醫師王元杰,也是負責管理實習生的主管醫生,對著趙晨飛就是沉聲道:“趙晨飛,你身為一名實習生,居然連我的課也缺席,你是想被取消實習資格吧。”
  “隨便。”趙晨飛拋下兩個字,頭也不回的走回自己的宿舍,找了一套干凈的衣服穿上。
  “晨飛,你沒事吧,我找了你一晚上,打電話一直都是關機,你這是去哪了?”看到趙晨飛回到宿舍,哥們張奎連忙說道。
  對于張奎的關心,趙晨飛的內心里多少好受一些,應道:“我沒事,只是在海邊吹了吹風,手機不小心掉進海里,開不了機了。”
  張奎連忙笑著安慰道:“晨飛,那件事過去過去吧,張瑤那種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你。以你的長相和人品,只要畢業后找個工作,還會愁找不到女人嗎。”
  趙晨飛回應道:“奎子,你放心,我沒事,張瑤以后和我沒關系了,那種見利忘義的女人,還是趁早分手為好。”
  張奎再次說道:“嗯,你能夠想開就好,不過昨天你打了潘旭陽一拳,那家伙十分氣憤。在你走了以后,一直叫著不會放過你,我看你實習這一關就很難通過了,更別提實習后進入這醫院里工作了。你還是趕快想想辦法吧,這可是關系到你未來的工作啊,我們好不容易熬到快畢業。”
  “我知道了,或許這就是我的命,不過想要讓我向那潘旭陽個狗雜種道歉,我寧愿去死。”趙晨飛幾乎是咬著牙說道。
  “陳飛,你可要想好啊。”
  “走吧,別說了,反正醫院里現在還沒有下通知,要取消我的實習資格。更何況,現在已經下班了,我們去吃飯。”說著,趙晨飛拉著張奎,就向醫院的食堂里走去。
  “醫生,趕快來醫生,給我救人,急救啊——”
  正當趙晨飛和張奎兩人,剛走到醫院大廳時,忽然聽到一陣急切的吼叫聲。兩人不由得面面相覷,只見從外面抬進來一個人,胸前一片血跡,更為讓趙晨飛驚訝的是這伙人的服飾,居然是警察。
  第3章 :玄天術七星續命
  得到神秘人傳承的趙晨飛,仔細的望向那受傷的警察,只見他體內的一股氣息正在逐漸流失。趙晨飛立即便知道那是人的生氣,也代表著一個人的生命力,一旦生氣流失完,這個人就徹底的與死亡劃上勾了。
  “你們是不是醫生,趕快救人啊。”這些人一進醫院大廳,便看到身穿白大褂的趙晨飛和張奎,連忙一把拉住兩人的手說道。
  “可是,我們只是實——”
  沒等張奎說完,趙晨飛已經快速上前,單手搭上那人的脈搏,心中一驚,連忙說道:“子彈打中傷者的左胸部位,子彈距離心臟只有一公分左右,情況十分危急。而且傷者的氣息,非常微弱,恐怕只有幾分鐘的時間,必須趕快救治。”
  “怎么回事?”忽然一個聲音響起,趙晨飛不看也知道,是自己的主管醫生王元杰。
  一看到王元杰,那些警察立即驚慌道:“我們局長抓捕毒販時中了槍,趕快進行救治,如果我們局長有什么三長兩短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聽到這話,那王元杰頓時大驚,這公安局長親自抓捕毒販中槍,那是英雄人物。一旦事情被媒體曝光后,肯定會在全市引起不小的轟動,如果自己接受這個病例,并且把人成功救活的話,那自己也將名氣大漲。
  “趕快送進手術室,通知院長和秦老。”王元杰大喊道。
  忽然趙晨飛一聲大喊道:“不行,來不及了,從這里送到手術室,在安排人進行手術時間太久。傷者根本等不了這么久,如果再超過三分鐘的話,傷者就會流血窒息而死,必須就地進行急救。”
  王元杰聽后不由得咬著牙,患者的情況他也看到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正如趙晨飛所說的,時間根本來不及了,可是眼下又沒有其他辦法。但是如果自己不行動的話,也會落個失職,所以王元杰的決定也不算錯。
  忽然趙晨飛說道:“我先給傷者做個急救,止住傷者的血,挽住傷者的性命,然后在進行下一步的手術。奎子,你來幫我,給我當助手。”
  “你只是個實習生,開什么玩笑?”王元杰大怒道。
  趙晨飛并沒有理會王元杰,而是轉頭對著那幾名跟隨而來的警察說道:“你們的局長只有不到三分鐘的時間,要不要我出手救人,你們自己看著辦?我愿意用生命擔保。”
  趙晨飛的話可謂是猶如一個重磅炸彈,不到三分鐘,這等于是不到手術室里就會犧牲了。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敢拿定主意,忽然一人站出來,拉住趙晨飛的胳膊說道:“我們局長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救活他。”
  “奎子,傷者是B型血,立即去血庫取血給傷者進行輸血。”
  “晨飛,你不驗血怎么——”
  趙晨飛頓時吼道:“快,救人要緊,照著我的話去做,出了事我承擔。”
  張奎見狀,咬了咬牙,轉身就向著血庫站跑去。
  一旁的王元杰,也不由得氣得哆嗦道:“趙晨飛,你個實習生簡直就是在胡鬧,你一不給傷者做檢查,二不給傷者驗血,你這是在那傷者的生命開玩笑。你以為你是誰,出了事,你能承擔嗎?”
  趙晨飛對著身旁的警察說道:“警察同志,麻煩你們把這個家伙給支開,我現在要給你們局長就地進行急救,如果有外人打擾的話,我害怕會影響。”
  話音一落,兩名警察立即架著王元杰給扔向一旁,氣得王元杰大吼道:“你們干什么,我是醫院的主治醫師,他不過是一個實習生,你們放開我——”
  趙晨飛隨即從口袋里取出一個針袋,趙晨飛之前當實習生的時候,就是喜歡中醫,尤其是對針灸獨好。感覺針灸就好像是玄幻小說的那些武功仙法一樣厲害,沒想到今次居然派上了用場,針袋打開,二十一枚銀針暴露出來。
  趙晨飛不知道哪里來的自信,拿起一根銀針,深吸一口氣,運用一股真氣匯聚兩指之間,并且慢慢流入銀針之中。隨即一陣快速扎入傷者左胸中槍的附近,隨著第一針刺入后,趙晨飛一共連下十三針。然后再次提起真氣,運至手掌,輕輕走游著傷者的身軀,正是所得傳承中的玄天術——七星續命。
  “呼,你們局長的已經止住了,命暫時保住了。”趙晨飛松了一口氣道。
  “晨飛,我拿了兩個B型血血袋。”此時張奎已經拿著兩個血袋過來。
  趙晨飛連忙接過張奎手里的一個血袋,對著張奎說道:“趕快給傷者輸血,這樣能夠更加保證傷者的生存幾率。”
  兩袋血剛剛輸入傷者體內,忽然不遠處傳來一陣急切的奔跑聲,只見為首的幾人一來到警察身邊便驚慌道:“高局長人怎么樣?”
  一名警察說道:“這位醫生剛才給我們局長做了急救,看樣子,命是暫時保住了。”
  忽然王元杰,從一旁跑過來,對著為首一人喊道:“潘院長,你們快來看看,這個實習生趙晨飛,蠱惑這些警察把我支開。也不給傷者做檢查,就給傷者進行救治,還在沒有給傷者檢驗血型的情況下,就隨意給傷者輸血。”
  趙晨飛由于剛剛利用真氣施針,又給傷者灌輸了玄天術真氣,一臉疲憊的對著那潘院長說道:“潘院長,傷者的情況已經穩定了,而且我已經給傷者輸了血,暫時無大礙,只是那些銀針千萬不能拔掉。一旦拔掉的話,傷者就會有生命危險,甚至會當場死亡,等到你們手術取出來子彈后,在拔掉那些銀針。”
  哪知潘院長當場大怒道:“胡鬧,誰給你這個實習生給傷者救治的權利,你有醫師資格證嗎?我現在就取消你的實習資格,你給我滾出醫院,別讓我在看見你。傷者最好不要有事,有事的話,我一定讓你和你的學校都吃不了兜著走,讓你一輩子無法當醫生,甚至讓你去坐牢,給我滾。”
  第4章 :迪吧應聘
  聽了那潘院長的話,趙晨飛冷眼望著對方,將身上的白大褂脫下來直接扔到一旁道:“就你這種醫院,我早就想離開了,兒子是個畜生,當爹的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說完,趙晨飛轉身離去,留著一群人大眼瞪小眼,那潘院長更是氣得咬牙切齒。
  “潘院長,傷者在哪里?情況怎么樣了,檢查結果有沒有出來。”
  就在趙晨飛剛離開,忽然一個年紀花甲的老者,穿著白大褂,引著兩名助理快速的走了過來。
  一看到來人,潘院長連忙說道:“秦老,你來的正好,剛才有個混蛋實習生,擅自給傷者做了急救,在傷者身上扎了一堆破針,還在不驗血型的情況下,隨意給傷者進行輸血。”
  在潘院長話音一落,王元杰連忙對著身旁的幾名護士吼道:“你們幾個還愣著干什么,趕快把傷者手上的輸血針管拔掉。不知道隨便輸血,如果輸錯血型的話,會對傷者造成血管內溶血反應嗎?”
  兩名護士,連忙跑上前,快速的將高展強左右兩手的輸血管給拔掉。
  王元杰再次吼道:“還有傷者身上的那些破針,也一并拔掉,搞什么玩意,這么嚴重的傷,以為扎幾根破針就解決了嗎?”
  “慢著。”
  就在一名護士,剛準備伸手去拔針的時候,忽然一聲威嚴的聲音響起,正是被稱之為秦老的主任醫師秦國正。
  在秦老的一聲威嚴下,那護士剛伸出去的手,又縮了回來。秦老慢慢走上前,看了看高展強的狀況,以及扎在他身上的十三枚銀針,忽然露出一絲驚訝道:“鬼門十三針?這是誰給傷者施的針?”
  秦老從醫數十年,之前一直以中醫為主,直到后來西醫普及后,這才開始中西醫合并。甚至到后期,也主要從事西醫技術,而對于中醫的一些知識,也偶爾運用。但是有些中醫知識,秦老雖然不會,卻不代表他不知道。
  今次在看到高展強身上這針,插的位置很是怪異,而且越看越眼熟。秦老不由得數了數,一共是十三針,然后又仔細看了一下,發現是自己研究中醫時,所看到的中醫針法鬼門十三針。秦老當即不由得大為震驚,沒有想到自己醫院里,既然有如此高超的中醫醫師。
  鬼門十三針是針灸穴中博大精深的一種特殊治療法,是中醫針灸中最神奇所在,在古代是醫玄之家不傳之秘,是張天師所創,祛病除邪,愈后永不復發,堪稱醫學神級。
  秦老再次激動道:“你們怎么不說話啊,這是誰施的針?”
  王元杰連忙說道:“是那個趙晨飛的實習生,他剛才擅自給傷者就診,已經被潘院長給開除了,滾走了。”
  秦老不可置信道:“什么?實習生?沒想到現在的年輕人真厲害,幸虧是他給傷者施針,保住了性命,否則的話,這個高局長的情況,根本撐不到我們動手術可能就不行了。現在傷者的情況已經穩定,趕快送進手術室治療,在手術結束之前,這些針千萬不能動,否則的話,傷者很有可能會當場死亡。”
  “什么?這不可能?”王元杰怎么也想不到,剛才那個趙晨飛居然有這么大能耐。當即把目光轉向一旁的潘院長,只見院長的臉早已經黑了下來,要知道醫院里有這樣的一名人才,那可是求之不得的。只是剛才自己已經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把他給開除滾蛋了,如果在請回來,他這個院長的臉面可是掛不住啊。
  “秦老,我們還是先給傷者做手術吧,其他的以后再說。”王元杰連忙說道。
  “進手術室。”
  且說,趙晨飛在被潘院長趕出了醫院后,踩著沉重的步伐走出醫院。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趙晨飛不由得一陣哀嘆,沒想到自己的命運這么波折。先是女朋友拋棄自己,任何又被人開車撞了拋尸,現在又被取消實習資格,甚至以后永遠不能在那醫院里工作了。
  看著身上的百十塊錢,趙晨飛頭疼了,不管怎么說,現在學校里的同學們都去實習了。自己如果現在回到學校,怎么去面對老師,而且這件事更沒法對父母說。想了想,趙晨飛覺得還是先找份工作,顧得上自己這個月的生活費再說。
  走了一路,咨詢了很多家店鋪,沒有一個人招人的,畢竟現在就業很困難。特別是自己這種學生,所有人都知道干不長,也沒有什么技術,根本就沒用。
  忽然趙晨飛路過一家迪吧,名字叫做鳳舞,正看到迪吧門口掛著一個招牌。招聘服務生,不限男女,年齡18-30歲之間,長相五官端正,月工資1600加提成和獎金。
  看到這,趙晨飛不由得升起一絲想法,不管怎么說,這也算是唯一不需要什么學歷證和資格證的東西了。只要年齡和長相差不多,就可以應聘,當即趙晨飛深吸一口氣,向著迪吧里面走了進去。
  迪吧的正常工作一般是晚上,而現在是上午,所以里面有些冷清,除了一名迎賓外,還有兩名吧臺服務員和一名端盤的服務生。
  看到趙晨飛走進里,那迎賓還沒有開口,趙晨飛便搶先詢問道:“我看你們這里的牌子寫著招人,我想問找誰應聘。”
  “里面走,找強哥,坐在沙發上穿制服的就是。”
  “謝謝。”
  趙晨飛慢慢走過去,正看到里面沙發上,有一個穿著迪吧制服,但是比那些服務員多了一件小西裝的男子。正坐在那里,摟著一個姑娘有說有笑的,趙晨飛慢慢走過去,站在對方面前,喊了聲:“強哥,我是來應聘的。”
  孫強,鳳舞迪吧服務員領隊,原本正在調戲新來的小美女調酒師。看到有人打擾,心中多少有些不爽,皺著眉頭沖著趙晨飛不耐煩的說道:“沒有成年的話,趁早滾蛋。”
  “強哥,我今年21了,成年了。”
  “以前有沒有在迪吧、酒吧干過?會調酒嗎?”
  “我是大學實習生,沒有什么事,所以想來找個工作干干,這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工作。”
  “去吧臺上找玲玲,以后幫她給客人端酒。”
  “謝謝強哥。”
  第5章 :性感的老板娘
  “是玲姐嗎?強哥讓我過來,說是讓我以后幫你給客人端酒。”
  走到吧臺,趙晨飛只看得一個女孩穿著制服在忙碌著,應該就是玲玲,趙晨飛連忙說道。
  聽到趙晨飛的話,那玲玲停下手中的活,笑著看了看趙晨飛說道:“長得還不錯,是帥哥一枚,以后跟著我吧。”
  “好,那玲姐我現在要做些什么?”
  “我先帶你去后面把衣服換了,上班是要穿制服的。”說著玲玲拿著鑰匙,帶著趙晨飛向著后面服務員換衣服的地方走去。只見玲玲看了看趙晨飛的體型,隨便找了兩套衣服出來,遞給他說道:“這是以前那些走了的服務員穿的,別嫌臟,拿去試試看看哪個合適。”
  換好衣服,玲玲引著趙晨飛重新回到吧臺,對著趙晨飛簡單講述了一些迪吧的規矩。其實也沒有什么,就是要趙晨飛多長眼色,絕對不能得罪任何客人,更不能多管閑事,如果麻煩必須趕快自行解決,解決不了就通知強哥。
  簡單的記住了幾點要求后,趙晨飛便開始打掃起迪吧里的衛生,直到下午的三四點的時候,只見有一個女人,穿著一身紅色緊身連衣裙走了進來。看到那女子,趙晨飛的目光瞬間被吸引過去了,只見那女人年紀約莫二十三四歲,皮膚白皙如玉,一對彎眉搭配著水靈靈的大眼,一頭秀發搭在身后,顯出一身的女人味。
  更為值得一提的是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材,可謂是前凸后翹,特別是那一對山巒,簡直是趙晨飛見過的所有女人中最大的一對。紅裙裹著臀 部,下面是一對包裹著黑絲的修長雙腿,直叫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把。
  趙晨飛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么一個性感艷麗的女人,居然會跑到這迪吧來,難不成是來這里買醉的?
  “紅姐,你來了?”
  性感的女人,一來到吧臺,玲玲連忙對她畢恭畢敬道。
  “嗯,玲玲,今天迪吧里沒有什么事吧?”那紅姐開口說道,聲音極具有磁性。
  “紅姐,今天來了一名新的應聘人,強哥已經同意了。因為是學生,以前也沒有這方面的工作經驗,所以暫時幫我在吧臺負責給客人端酒。”
  隨著玲玲的話音一落,那紅姐不由得把目光移向趙晨飛,上下打量了一下,微微笑著說道:“不錯,我很佩服你們這些勤學檢工的學生,好好干吧,紅姐我不會虧待你的。”
  看著趙晨飛那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玲玲連忙提醒道:“傻子,還不趕快謝謝紅姐,紅姐可是我們這里的老板娘。”
  “啊,這么好看的老板娘。”趙晨飛一聽,對方居然是這家迪吧的老板娘,當即不小心脫口說道。話一出口,趙晨飛就絕對后悔,連忙說道:“謝謝紅姐。”
  紅姐笑了笑,隨即離開吧臺說道:“好了,你們忙吧。今晚我有個重要的客人要來,把二樓最好的那個房間給我留著,到時候備好水果酒水。”
  “紅姐慢走。”
  目送漂亮的老板娘走后,玲玲瞪了趙晨飛一眼道:“怎么,我們紅姐是不是很性感,很女人啊,看看想一想就得了,可千萬別打什么小主意。要知道,追我們紅姐的男人,可以從這里排到海邊。”
  “紅姐這么漂亮還單身?還有我們紅姐叫什么名字啊?”趙晨飛驚訝道。
  玲玲說道:“紅姐全名叫做鄭紅嫣,有過一次婚姻,結果那個男的拋棄了紅姐出國了。紅姐離婚后,自己帶著一個女兒,現在孩子還小,據說今年剛剛上幼兒園。紅姐一個人經營著這家迪吧,也很不容易,但是紅姐對我們這些人,都特別好。”
  夜間十一點左右,正是迪吧生意紅火的時候,這里面聚集了城市里各色各樣的年輕人。有過來消遣圖刺激的,有的因為傷心過來買醉的,也有的是被朋友拉來玩耍的。聽著那舞臺上震撼的音響聲,以及看著舞池中那些舞動的身軀,趙晨飛也不由得沉迷其中,逐漸拋開了之前的一切不愉快。
  趙晨飛在送了幾桌酒水后,忽然看到紅姐引著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從外面走了進來。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 回復數字67,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而那個男人一看就是上了年紀的人,圓圓的腦袋只有幾縷頭發,穿著肥大的西裝,笑起來根本看不見眼睛。一路上,一只大肥手摟著紅姐的腰際,有意無意的磨蹭著,而紅姐始終面帶微笑,不敢有一絲的得罪。
  趙晨飛空閑時間忍不住詢問道:“玲姐,這家伙是誰啊,紅姐怎么這樣巴結他?”
  玲玲有些氣嘟嘟的說道:“哼,那家伙叫王大錘,是這一條商品街的房東,我們這個迪吧就是租的他的房子。這家伙很精明,和人簽合同,都是一年一年的簽約。眼下這條街的生意火起來,很多做生意的人都盯著這里。今年我們的房租就快要到期了,可是這家伙一直拖著不和紅姐簽約,紅姐送了各色各樣的禮都沒用,不得已只好請這家伙來了。”
  “紅姐既然送那么多東西,而且也不差他的房租,這家伙為什么不續約?”
  玲玲瞪了趙晨飛一眼說道:“小帥哥,你是真的沒有接觸過社會啊,你沒看到我們紅姐長得多性感嗎?而且如今又是單身,那王大錘豈能不知道?王大錘這家伙根本就不缺錢,他就是想得到紅姐,在追紅姐這么久,紅姐始終沒答應他,但是又無法狠狠拒絕他,要不然我們這迪吧租期到了,就無法續租了。”
  “正好你是新來的,那王大錘對你眼生,你端著這兩杯我調制的酒,送到紅姐包房里。順便看看紅姐的情況,千萬不能讓我們紅姐吃虧,進去后,記住看紅姐的眼色行事。”“我嗎?”看著玲玲遞來的兩杯酒,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 回復數字67,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趙晨飛端著它,慢慢的向著迪吧的二樓走去。走到門口,趙晨飛敲了敲房門,便推開走了進去。正看到那王大錘拉著紅姐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撫摸著,而紅姐卻因無法得罪對方,只能勉強的陪笑著。一看到趙晨飛端著東西進來,連忙趁機掙脫,上前接過來。
  趙晨飛趁機說道:“紅姐,王老板,今天迪吧里新進了一批不錯的水果,一會切好我給你們送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