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财神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滅族挽歌
滅族挽歌

滅族挽歌

……沒有想到會這樣。

  今天,我的故鄉成為了人間地獄,異族的戰士攻進我們部落開始屠殺,燃燒起來的草屋外布滿了尸體,或俯或臥的躺在地上……我們完全戰敗了。

  慌亂中我已經分不清南北,最后我在逃亡半打天后還是被那些殘酷的異族戰士們抓了。

  他們非常粗暴把我的手拉到身后,用很大的力氣互相折起來,手掌與手肘對齊,然后就在上面纏繩子。

  完全當我是畜生一樣,將繩子狠狠的束緊!

  「不要,啊……」

  我感覺自己手臂幾乎被捆的變形,一種撕裂般的疼痛從手臂上傳過來,我氣到破口大罵:「為什么要這樣……」

  另一個異族戰士抓住我下巴,拿一塊布塞進我的嘴里。

  將手伸到我的腋下,將繩子拉出來,拉在我的乳房上方,繞了一圈,又繞了一圈,將繩子從腋下繞行到乳房下方,又繞了兩圈,用了很大的力氣拉緊!
  把麻繩從我的乳溝向上拉,繞到脖子上,繞成一個緊緊的繩圈。

  再用很大的力氣向下拉,在我的背后打了結,向下拉到我的胯下,從我的陰部拉出來,拉到腰上的繩子交叉后又繞了個緊緊的繩圈,到我的背后打結后再次收緊,緊到連身上的肌膚被麻繩深深的勒進肉里了!

  呼呼……呼吸困難的感覺讓我胸部快速起伏著,雙腿間陷進我私密處的麻繩也弄得我好痛,因為綁太緊,我感到呼吸困難,脖子開始冒出汗水。

  「……嗚嗚!!……」

  我被他們從后面推著,要我往前走。

  他們手拿一把像是木制的長矛,上面插上一把發出寒光的利刃。

  這種長矛有跟我部落的弓箭一樣能射殺遠處敵人的武器,也可以近身攻擊,是把會發出巨響還有火花的暗器。

  我的部落強大戰士都被這把長矛遠遠的射殺而死。

  看到他們用這種長矛對準我,我只能壓抑心中的怒火聽他們的話跟他們走。
  不久,他們把我推上一個用不知名的動物拉的拖車上,異族戰士拿著那把長矛在后面,逼我往前走。

  我慢慢踩踏板走上去。

  「哦!?」

  我看到和我同部落的女生拉莉正坐在對面,她一樣是坦裸身體,和我相同齊眉的瀏海,兩頰側畫上三角黑線,下巴、眼睛與眉毛間都涂了紅色顏料,臀部到兩腿都畫上棱線圖騰,小腿下用涂抹紅土;嘴巴和我一樣被一塊布塞住。

  「嗯……晤哦!?」

  「嗯……?」

  她看到我時睜大了眼睛,表情像在說我也沒有逃掉嗎?

  因為,她也跟我一樣被五花大綁,麻繩繞過她的乳房中間,更大更挺,下體被繩子拉開,緊緊的陷進陰唇勒成奇怪的形狀。

  這時后我也看到坐在對面的異族戰士也盯我的大腿間看……。

  我想到自己私密處麻繩卡進來的不舒服的感覺,我知道坐在對面的異族戰士也是跟我一樣看到我的私處吧?

  瞬間我感覺臉頰燒熱,雙腿間陷進我私密處的麻繩弄得我好痛,開始滲著些許的濕氣,連雙乳也熱熱漲起來。

  我向下看自己胸口,看到我圓潤雙乳被粗麻繩綁得緊緊的凸出來,堅挺兩個褐色的乳頭顯得更挺拔了。

  喀喀喀喀喀喀喀。

  竟然開始移動了!旁邊景色一直往后快速的跑動。

  就這樣,載我們的木箱停在一個很多人,像是異族部落的地方。

  突然旁邊異族戰士伸過手來,用手指頭撥弄了幾下我乳房,要我跟拉莉走下這個拖車。

  才踏上土地,那些異族戰士就拿著長槍在后面,逼我往前走直到一個寬闊的廣場。

  異族戰士拿著長矛在我們后面,把我們邊走邊推的走到一個高高的巨大的木架下。

  我遠遠看到架上吊著的兩個人,身上的圖騰看出那是兩個我們部落的女尸。
  「呃……啊~ 」

  原來是處刑架!

  我感覺心異常跳動起來,

  心臟非常大聲的噗通、噗通急速跳個不停,感覺整顆心臟快要從胸口跳出來,非常不舒服的感覺。

  一陣陣笑聲,哈啊哈哈哈哈的對我們嘲笑,刑架前面擠滿很多都是高大藍眼珠,金、紅、白等各種發色穿著奇怪布料的人,他們看了我們莫名其妙的發出了各種叫聲。

  異族士兵壓住我們肩膀,示意要我和拉莉并排站好,前面一個胖子進入黑布包住的箱子。

  我們專心看前面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突然,碰的一聲,冒出煙霧還有強烈閃光!

  我跟拉莉都嚇一跳往后退,前面的異族人發出一片哄笑聲,在一片哄笑聲里,一個異族的金發男人走來用手抓了抓我的乳房,拔掉我們嘴巴里的布,又講了我們聽不懂的話。

  旁邊異族戰士拿出一把長槍指著我們。

  再推推我們肩膀,用手指畫圈的要我們自己人轉圈。

  我們沒有選擇,只能照做慢慢轉動身體,轉到后面停一下,再轉回來。
  轉的同時,嘲諷的笑聲越來越大。

  我望去一排看過去都是嘲諷的眼神,有的異族男人大聲嬉笑,有的異族女人露出鄙視的眼神,還有的男人手放在胸口,比出托住乳房的樣子大笑。

  一個粗曠的男大漢走來拔掉我們嘴巴里的布,再轉頭與旁邊一個男人一直在說聽不懂的話。

  我注意到身邊一個小男孩,看樣子是其他部落的男孩!他看到我在看他,就跑到我的身邊,問我:「妳,臉,涂紅紅的,整個背上有蝎子圖案。有些人有,有的沒有,是骨蝎族的女戰士嗎?」

  原來他們真的有人可以溝通!我激動起來!馬上問他:「你,為什么在這里?他們為什么要屠殺我們部落……為什么??」

  那個小男孩說:「我不知道……我是喀帕族的,被抓來做奴隸……我的部落已經被這些異族攻打,不知道還有沒有活的了。」

  突然,旁邊一個異族戰士沖過來用長矛后面往男孩后腦狠恨敲下,一聲沉重聲音后,那小男孩便是趴倒在地上動都不動了。

  接著,他們把我們拉到吊架下要我們站上高高的凳子,再把繞圈的粗麻繩放到我們的細細的脖子上。

  拉莉看到旁邊吊著的那兩個同部落的女尸,臉好像有點嫣紅地皺起了眉頭,肩膀開始微微的發抖。

  我也是開始感覺發抖……。

  我也知道我們死后的靈魂會到達部落已死的祖先身邊,和天空、日、月、星晨、河川、樹木、巨石等精靈在一起。

  可是……畢竟是生死關頭,任何人都會怕的……

  前面的觀眾從吵鬧變成安靜,異族的戰士站到我們踩的高凳旁邊。

  我們互相看了對方一眼,我和拉莉的胸口都大幅的上下起落……

  互相都明白自己很快就會成為另外掛在架子上的兩具艷尸……。

  那個粗曠的男人走到拉莉后面,一腳踢翻了拉莉腳踩的高凳!瞬間,被懸在了空中拉莉從嘴里,發出了含混不清的呻吟,嗯嗯喀喀的聲音,只有我能聽見。
  那是窒息的聲音。

  啊~ 非常非常的恐懼讓我頭皮開始發麻。

  只看到旁邊的拉莉她皺起了眉頭,面色潮紅,一對閃靈的眼眸睜得大大地,死死地盯著正前方,捆在背后的雙手不停向上伸,十指收緊后又再張開,只是什么也抓不到。

  修長的雙腿緊繃踢蹬著,奮力扭動大汗淋漓的身體,夸張地前后擺動著雙腿。
  我們兩個人吊得很近,所以,劇烈掙扎蹬踢的拉莉,狠狠地踢了我一腳。
  「啊阿~ !」

  我嚇到大叫,在一片哄笑聲里急忙踩穩凳子,企圖穩住身體。

  拉莉細長的脖子被逐漸收緊的絞索勒住,豐滿的嘴唇失神地抽動。

  舌頭從嘴角吐出來,還帶出來如絲般的唾液從嘴角一直流到她豐滿的胸脯,讓胸部的位置濕了一大塊。

  高高挺翹的乳房被濡濕后顯得無比誘人。

  懸空不久的拉莉臉色已經整個扭曲,被勒成了青紫色!

  血紅的眼睛瞪著上方,結實健壯的雙臂反覆地畫圓揮動,用盡全力的擺動腰肢,細腰大力的弓起放下,臀部用力的前頂,屁股則大幅度的左右搖晃。

  一對飽滿彈性的乳房隨著劇烈掙扎不斷的顫動,極度膨脹的乳房和不斷痙攣而又挺直的大腿顯示她正處于強烈的痛苦中。

  猛然一陣亂顫,我看到她劇烈地左右擺動著。

  在猛顫幾下后,雙腿一下子繃直,喉嚨里發出類似咽氣的「咕咕」聲,整個身子一震一震的!全身間歇的痙攣著。

  隨著拉莉劇烈掙扎蹬踢,腿間嵌入兩朵陰唇的繩子,開始滲著些許的濕氣,顏色微微變深。

  慢慢地,光腳的掙扎變弱了,終于,淅淅瀝瀝的尿液失禁噴灑,順大腿流到地上。

  只見她歪著脖子,豐潤的雙唇已經完全張開,臉被汗濕透的黑發散亂地遮住了額頭。

  雙腿亂踢,一對豐滿的乳房有一下沒一下的顫動,如此反覆數次才靜止下來……

  從寂靜的人們口中發出了興奮叫好聲。

  我心中輕嘆一聲……

  應該要戰死在部落,不該聽酋長命令逃跑的……。

  我也是不是也會在異族人前面失禁,露出舌頭,慘死在吊架上。

  我也會死得如此難堪嗎?

  答案應該是肯定的了……

  拉莉就是我的對照吧……

  異族的戰士走到我腿旁邊的凳子,捏捏我的大腿,發出嘲弄的笑聲。

  啪啪!旁邊的粗曠大漢拍拍我的屁股,然后碰的一聲,我的高凳子被踢掉了。
  「啊!!!!!!!」

  一陣懸空的感覺,我感覺到了,身體向下墜了一瞬間,一陣暈眩,繩子緊緊勒住我的咽喉,氣管被勒緊!

  好痛!乳房隨著劇烈掙扎不斷的顫動。

  我大張著嘴,繩子緊緊勒住我的咽喉,不能呼氣及吸氣感覺肺被強烈壓迫,胸部有無法形容的悶塞感,非常灼痛!

  眼前不停有閃光閃過,頭腦發賬發熱,出現耳鳴。

  我的雙手不受控制,向上伸,貼在背后的手指用力握緊,再用力張開,不停地循環著。

  好痛苦阿!想吸進一點空氣也不行!

  全身顫動,胸部悶痛……劇烈的悶痛感讓我好痛苦!

  全身的血流阻滯,嘴巴不能閉上,但卻又不能吸進空氣。

  我的心里充滿超過極限的恐懼!

  死亡的氣息洶涌而來!可是……

  奇妙的是……

  意識雖然混亂,但是肉體所起的變化,和難忍的感覺,卻清清楚楚印在心上,分不清楚是幻覺還是真正的感受。

  接著胸口開始痙鑾,心臟心悸,全身毛細孔發癢冒汗。

  我想死死地抓住屁股,腰后的肉,來減輕一點痛苦,手又抬了起來,卻又摸到后背。

  知道好看又不由自主地想用腳趾支撐起自己的體重,卻根本做不到。

  只知道自己在拼命扭動腰肢,像出水的魚一樣盡力掙扎,腳部一直作走路的動作,不停亂踢。

  就這樣傻傻地張著嘴,感覺一股一股粘稠的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呃啊……」

  「哦呃呃……」

  背后的脊髓開始傳來一陣陣冷顫,耳邊都是嗡嗡嗡的巨大響聲!眼睛發脹,眼前一下發紅,一下閃光,一下黑到什么都看不見。

  身體不受控制大大的擺動,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全身痙攣。

  肌肉和皮膚感覺一寸一寸地割裂,內臟如同烈火燒烤,無法忍受卻又無能為力。

  只能雙手緊握,挺直腰肢忍受這種無比的痛苦。

  陷進兩朵陰唇正中間的麻繩不斷磨擦我敏感的陰部,弄得很癢很癢,出現非常非常強烈想尿尿的感覺,而且是直接到達像忍了太久沒辦法尿尿出來要炸開的那種想尿程度!

  一下減弱一下又出現的感覺!但是就是尿不出來。

  小腹也感到有東西漲著,反覆收縮,要炸開的感覺!然后感覺陰處有東西往外推,然后,再用力的往腹腔里面收緊,一直循環。

  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只知道隨著私密收縮涌出,出現難以抑制的興奮感,那種想尿尿的感覺器官強烈到快要炸掉了!

  我想脫開繩索,全身開始不受控制的抽筋,雙手雙腳的肌肉開始抽筋,我的手臂左右掙扎,雙腿用盡全力踢蹬著。

  「呃喔呃啊!」

  「哦呃喔!」

  胸口內一口氣憋著呼不出來,挺直的胸脯里面像著火般地灼痛!

  晃動的乳房脹到快要爆了!

  我只能用身子扭動緩解無法呼吸的痛苦。

  在深度窒息的狀態下,我感覺乳房脹到前所未有的程度,酥麻酸軟不停沖擊著我的腦袋。

  突然,下陰部翻動著,想控制又快要失去控制,感覺洪水爆發一樣,有種什么東西要爆發出來的快感。

  「呃……」

  瞬間只感到爆發出來滿滿的舒暢感,接著腿股間熱熱的,全身還不停顫動著。
  瞬間我感覺到全身顫抖和飄飄欲仙,爆發一種極致的舒暢感,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沖上來達到顛峰。

  我全身顫動,像用盡全力踢蹬雙腿不停發抖著……感覺整個人麻痹,不能再出力了。

  是高潮是高潮的快感……

  沒想到有這種事……

  在瀕臨死亡時候窒息痛苦與快感,竟然同時強烈的存在……

  但是在享受快感的同時,苦悶的窒息感更加劇地無法呼吸的痛苦、酥麻酸軟沖擊著我的腦袋,在深度窒息的狀態下,全身間歇的痙攣著。

  漸漸的整個身體麻痹,我開始覺得頭腦昏沉,意識在痛苦和快感間開始模糊,好像陷入漂浮的境界,肛門不聽話地一張一閉,雙腳也無法控制,左右交錯的踢蹬不停。

  四肢發軟,眼球也能不再動,全身開始肌肉松弛,身體一下沒一下的痙攣著。
  同時,知覺開始喪失……

  就這樣傻傻地張著嘴感覺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四周變成一片黑……很安靜……

  只感覺到劇烈的冰冷……

  還有搖搖晃晃的感覺。

  皮膚感覺到刺痛的冷風把從嘴里滑出的舌尖吹的涼涼的……

  腦內浮現拉莉吊死的過程和其他吊死的女人……

  在異族人前面失禁,露出舌頭,像一頭畜生被吊起來,慘死在吊架上的畫面。
  突然,我的全身毛細孔像針刺一樣的發癢,兩條大腿肌肉收縮整個硬直的緊緊并起!

  從內側感覺有非常燒燙的水流出來,經過小腿流到腳面……

  一陣腥臊撲鼻……

  我知道……

  與拉莉一樣……

  我失禁了……

  感覺到劇烈的冰冷……

  還有極度安靜……

  身體麻痹已經……

  ……沒有痛了……我的靈魂會到祖先身邊……

  我的肉軀……將和部落其他的女人吊在這里,成為吊架上新的一具艷尸……
  一起在風中擺動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