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财神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辦公室新增人員
辦公室新增人員

辦公室新增人員


  辦公室要增加一個名額的事,其實是領導一周前就委托我物色全權辦理,無人事安排權的我,不然哪會有這么充足的底氣對梁燕兒說工作調動的事呀。就算是其他人再有能力我現在也不會去考慮了,梁燕兒當然就是我的第一人選了。以后我們在一起工作時不奢望關系會發展到什么地步,但起碼吃點她的豆腐應該是很方便的了。為了促進這種關系的深入,必須想點辦法讓她在這次的調動中加上一點催化劑。
  梁燕兒的老公也在廠里作維修電工,我也是認識的。這兩叁天我有意無意的在觀查他倆口子的表現,有時碰面還向他們打個招呼,看來梁燕兒的老公一點也不知情,只是梁燕兒開始和我說話時總表現得有點不自在,多幾次就自然多了。而我卻能穩得住氣,就像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這女人啦,如果她對你沒有一點好感是很難接受你的,再強的女人都希望得到別人關愛和幫助。梁燕兒也是一樣的,如果對她想硬來只能把事情弄砸。當觀查到她基本恢復平靜后,也就是和她親熱的第三天,我給她打了個電話到車間去,并告訴為了能從車間調她到辦公室來已經游說了幾個有權的領導,費了不少的力才基本說通,現在已經有80% 的成功率了。
  她聽到后非常高興,連說了幾聲謝謝,還問多久能兌現,我給她說應該就在這幾天就能辦成。在語氣中我能聽得出她已經對我們在辦公室的親密行為已經沒有一點責怪的意思了。
  第四天午休時我溜到街上買了一套運動衫和運動短褲,走到廠門口時正碰到梁燕兒的老公阿石端著飯在吃,他主動和我打招呼:「莫老師,吃過中飯沒有?」「吃過了,出去散了會步。」我最怕的是他知道梁燕兒和我的事,要是知道一切都完了。
  「謝謝你,梁燕兒都和我說了,這次她調動工作的事讓你費了不少的力。」他誠懇地說。
  「呵呵,這事呀,用不著謝,還沒辦成呢。」我一棵懸著的心這才落地。
  「能不能辦成都沒關系,你都是用心幫了她的,哪能不說個謝謝呢?以后有空一起喝點小酒,算我的。」他樂呵呵地說。
  「這也是梁燕兒自身有這個工作能力,她能干,才會有這些事的出現。」我就一語雙關。
  「梁燕兒這個人大家都知道,一天到晚都嘰嘰喳喳說個不停,這幾天回家話也少了,我正奇怪著來,直到昨晚才告訴我正在想辦工作調動的事,要是真的成了,以后多關照她點,她說話沒個遮攔,她就是這樣個人,改也改不了啦。」「沒關系,她要是真到了我們辦公室,那就會更熱鬧了,好事呀。要是有人和她開點什么玩笑你不會吃醋吧?」我試探著。
  「哪會呢,就算是開玩笑她也不會吃虧的,這個我放心,我還怕別個的家屬吃醋找我的麻煩呢,哈哈哈……」他反而開懷大笑。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回辦公室去了,還得為她的事作些工作。」「好,那你忙,再見。」終于松了口氣,和她老公的交談這才結束。
  人事調令在今天上午已經辦好,只要往車間一交,讓她把工作移交就可以到我這里來上班了。剛才沒給她老公阿石說是有我自己的打算,胡編的理由已經胸有成竹,我可就等著機會讓她上門來了。
  下午辦公室里其他幾個人都有別的工作走了,也不會回來了,還有一點在打盹,我問他怎么啦,他說有點頭痛,我挺關心地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啊,那你去看看醫生,今天就在家好好的休息吧。讓他休息當然高興啊,說了聲謝謝也走了。門一關,我就換上了才買的運動衫褲,后來想想又把內褲也脫了穿個真空,一切準備好后就電話通知梁燕兒說,現在基本已經完成調動的事,到辦公室來完成最后一道手續(這是我設的一個套)。她當然很高興啦,說一會就到。
  梁燕兒來了,一席連衣裙更讓她顯得婷婷玉立。敲門_ 開門_ 進門_ 鎖門。我對她的第一句話是:「唉呀,親愛的,我費了好多的功夫今天終于把你調動的事擺平了,應該慶賀一下吧?」
  「嗯,謝謝你了……」她的話音還沒落地,我就攔腰把她抱起來原地轉了三圈才放下,她的臉馬上變得尤如桃花般的耐看,我忍不住但又很禮節性地在她臉上輕吻了一下,讓她不至于那么驚慌。這招真管用,沒有引起她的反感和不快,只是低著頭輕輕地問:「剛才你在電話中說還的什么手續要辦……」我離開她的身體面對著她:「是這樣,你寫一個調動工作的申請,說明一下為什么要求調動,我就拿去到人事部門開調條,調條開了我會送到你們車間,讓車間主任通知你作移交,工作交完你就可以直接來這上班了。你看,你的辦公槕我都已經幫你準備好了,就靠在我槕子的對面。「我坐在了沙發上,又指了指茶幾上的紙和筆:」你寫好了我去辦,詁計明天你就可以得到通知了。「梁燕兒慢慢地走近茶幾望著那紙筆面有難色:「怎么寫呵,我沒寫過不會呀,你幫我好嗎?」她那求助的眼光望著我。
  「唉,這得要申請人自己的筆跡才行呀?」我假裝面有難色。
  「這點忙你都不幫我?還好意思叫我' 親愛的'.」那狡潔的眼神讓我看到了希望。
  「怎么會不幫你呢?要幫的,等我想想……」我拍拍腦門停頓了會:「有辦法了,我來幫你想詞,我說,你寫,那不就成了你寫的了嗎?」「好呵好呵,我就說嘛,你這么聰明的人哪能沒招呢?」說完就想蹬在茶幾邊準備著聽我說的她寫。俗話說:男兒的頭來女兒的腰,相當親密才能讓對方接觸。我急忙扶著她那迷人的柳腰:「別在那里蹬著,那怎么寫呀,過來坐下寫吧。」她隨著我手往上的托力,到了沙發前準備坐在我身邊,我急忙說:「親愛的,今天這里不會有人來了,就坐在我大腿上吧,讓我抱著你寫,好想再抱抱你啊?」她猶豫著是坐在我大腿上還是坐在我身邊,沒有動靜。我把運動短褲往上一拉,扶著她的腰到了我的前面,讓她叉開腿,雙手攙扶著她的裙邊再去扶著她臀部的兩邊(哇!是小小的黑色縷花內褲吔,好性感啊)我溫柔地說道:「坐下來吧……」手上只用了丁點的力她就很順從地騎坐在我的大腿上了。我們的大腿肉挨著肉,前胸貼在她的背上,我一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另一只手張開蓋在了她那突起的陰阜上撫摸著,那感覺真的好爽呀……怎么在老婆的身上就從來沒找到過這種感覺呢?梁燕兒把玩著筆有點呼吸急促:「說呀……在胡思亂想些啥呢……」我這才回過神來:「啊,好好好,現在就寫,先在正中寫上請調報告四個字。」她一彎腰,那腿上的肉就一摩擦,讓我興奮不已。手指也不免從褲邊往里摸去,那里已經泛濫成災了,摸起來好滑啊,肉縫下那粒小豆已經發硬了,指頭在那上面輕輕的一壓使得梁燕兒的身體隨之抖動。她馬上說:「請調報告這幾個字我已經寫好了,下面又寫什么啦?」
  我壓著她陰蒂的手指微彎向下滑進,立即就被那陰道內那熱熱的肉包圍著,邊插入的同時邊說:「這下面嘛,就這樣寫。」手指還在里面動了動。
  梁燕兒馬上就反映過來,我所指的是她那下面,反手就打了我一下:「你要是敢再使壞我就到那邊去寫了……」
  「好了好了,我不敢了,好多水呀,我真是愛死你了……」「都怪你……還不快點說?……」
  「好,我說,茲有XX車間統計員梁燕兒,在廠工作已經XX年,在作統計工作的25個月中從無差錯。」
  「你慢點說我還沒寫完呢」她彎腰在認真的寫,可光滑圓潤的屁股在彎腰時也那么翹著,我把那細小的襠拉到了一則以方便更好對她陰部的撫摸。「啪」我又挨了她一下:「不準你搗蛋,寫完了,快說……」但她沒去用手去拉回那扯到一邊的內褲,嗯,有戲。
  我邊愛撫那可愛的地方邊又繼續說:「XX辦公室是大家公認能出人材的地方,我特別想增加自己的知識和能力,特請求領導批準。」我的手指不停地在她陰道中慢慢地抽插「我一定努力學習好各方面的知識。」「慢點慢點,還沒寫完呵……」她陰道內壁那熱熱的、軟軟的肉在痙攣擠壓著我的手指,我也迎合攪動,她反過手來狠狠地揪了我一下:「好壞呀……你……」真還把我揪痛了,她又彎腰寫,我把短褲的褲腿往上拉了拉,雞巴一下子就彈了出來,用手扶著順著肉縫帖在了那里,并說了應該寫的下文。
  「寫好了」她把腰一伸直,就在這時我手一壓,雞巴就滑進了她的陰道「啊……」她驚呼了一聲,知道已經是那玩藝插進了她的肉體,她轉過身來凝視著我,那臉紅紅的,眼神中代有一絲迷茫、或許還有一絲絲渴望、有曖昧、也有哀怨、有焦慮、也有羞愧,她嘴唇動了動想說點什么,還沒等她開口,一個熱烈的深吻就印在了上面。邊吻邊娓娓動聽地在她耳邊述說道:「親愛的,你太逗人愛了,我的寶貝,真的好愛好愛你……」我左手搓揉她的乳房、右手在她的陰蒂上滑動,雞巴插在她的小穴中,舌頭在她的口腔中卷動。她再也抵制不了這樣的刺激,慢慢地她也伸出了舌頭作出了回應,我們的舌頭絞在了一起上下左右不停地翻滾,盡力地呑食著對方。
  她再也忍不住終于微弱地呻吟起來:「啊……啊……」我的手引導著她的身子上下地起伏,讓她的小屄套插著雞巴。「舒服嗎?……寶貝……」
  「啊……啊……舒……服……」她則身把頭埋在我的腦后嬌喘著,緊緊地摟著我的脖子。
  我們抱得緊緊的幾乎窒息,還得作上下的運動,都喘著粗氣,暴風驟雨般地插著、套著、這時她在我耳邊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我……要……被你……弄死……了……「身體一下子就僵硬起來,她大腿那么的有力,把我的腿夾得緊緊的,陰道內壁急速地蠕動吞噬著陽具,一股股熱流沖向我的龜頭,好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我也一瀉如注地交貨,我們一起達到了高潮,身體輕飄飄的,我們在一起飛昇,一起陶醉在性愛高潮的眩暈之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們終于平息了下來,雞巴已經沒有力氣還留在她的陰道里,從她陰道內壁的擠壓下滑落了出來,她感覺到還有東西在往外流,低頭一看:「都流到地上了。快起來擦干凈,就是你,把我的內褲都弄得好臟啊,濕濕的叫我怎么走路呀。」
  「那讓我背你回家。」
  「你敢嗎?量你也沒這個膽,我先走了,那些你可要弄干凈呵,讓別人看到怎么辦……」她用了一些衛生紙墊在內褲中,整理好衣衫飄然而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