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财神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迷奸我的女上司
迷奸我的女上司

迷奸我的女上司

她叫龐微微,是我的上司,比我大四歲。在外人眼里,她都是工作上的女強人,雷厲風行,說一不二。對工作認真負責,對下屬自然也是規行矩步,所以我們都沒少挨她罵。她身材很高挑,大概有一米六八,目測罩杯在C以上。高鼻梁,尖下巴,圓眼睛,高冷的長相總給人咄咄逼人的感覺。我不想用精致來形容她的臉,因為更吸引我的是一種氣質,一種韻味,一種傳統帝都人骨子里的冷傲。言語犀利,而舉止優雅。

  我拿起她床頭的手機,用她的指紋解開了手機的密保,刪除了我撥打的那三條未接記錄。除此之外,通話記錄中頻繁出現的北京移動號碼,我猜想就是她的男友吧,畢竟在我監視和監聽她的這一個多月時間里,她在晚間最常通話的對象就是她的男友。

  我趁著中午休息的間隙,偷偷拿她的鑰匙去配了一份。某天工作日時,向她請了假,隨后偷溜到她的公寓中,繼續收集我需要的有用信息和安裝竊聽裝置。

  她每晚喝的是什么?她的罩杯到底是多少?如果她晚上反鎖房門,空有鑰匙的我該怎么進到屋內?冰箱里存放的是牛奶,她有睡前喝牛奶的習慣。雖然我最常見到她身穿的是傳統的職業裙裝,但像她這樣的女性,衣櫥肯定不會簡單。只不過我還是對她衣柜內的名牌蕾絲內衣比較感興趣,82D,看來我還是有些低估了她。最后,我在一個存放雜物的衣柜中找到了一個大行李箱,真是天助我也。

  她有個感情很好的男友,目前暫因工作原因分居兩地。看著電話屏幕上的電話號碼,不禁地笑了一下。此時此刻的他遠在他方,完全不可能意識到自己將被我帶上綠帽。她也不會做出任何抵抗,安靜地受我支配。真是可憐的兩個人吶。

  放下手機,我開始輕輕地撫摸她的肌膚,從臉頰到脖子,從雙乳到雙腿,每一寸肌膚都是那么的細膩柔美。開始親吻她的臉頰,她性感嫵媚的嘴唇。打開她的嘴,將我的舌頭伸入,完成一個夢寐已久的舌吻。我拿出自己的手機,想用光學影像記錄下現在的每一幀每一秒。

  我放心大膽地開始褪去她身上的睡裙,因為我知道她是不會醒來的。一個優秀的獵人,除了出眾的耐心之外,還需要優秀的智慧和完美的計劃。每一個環節的設計都經過我的反復推敲琢磨,花了幾年時間收集相關的犯罪資料,對可能用到的技術做知識儲備。想上她的人那么多,但只有我來到了她的床前。

  我在她的牛奶中加入了我親自制作的迷藥,化學成分和制作工藝都是我在網上和圖書館中查閱了大量資料得來的,我用動物和自己做實驗,測試藥劑量和服用效果。而我所以打的那三通電話,只不過是出于我小心謹慎的習慣罷了。

  她的乳房很豐滿,乳暈也比較大,紅褐色的。如此巨乳只曾在成人電影中見到過,現實中光是看,就已經會讓人興奮異常了。我用手揉搓她的乳房,天吶!

  既柔軟又不算松塌,始終保持著挺拔傲立的形狀。這般極品雙乳,不用嘴吸吮和舔舐一番就太可惜了。

  隔著內褲按壓撫摸她的私密處,指尖在她兩瓣間游蕩,用起伏的觸感來想象她身體入口的模樣,那地方有多寬?有多深呢?

  我脫下她的內褲,將她的雙腿分開,用我的肉眼重新「認識」她。那是最常見的蝴蝶穴,稱不上多完美,但也算是一件很工整的「藝術品」。顏色很淺,看來她跟她男朋友交歡的次數也不是很頻繁。工作那么繁忙,此時又分居兩地,這或許就是工作女強人的獨立吧,一種從人格上獨立,這更升華了她身上的獨特氣質。

  我用舌尖試圖品嘗她的味道,但味蕾是無法直接品嘗到這等高級「甜品」的,還是得依靠大腦皮層的神經元。啊!多么美味的肉穴,甜而不膩,順滑粉嫩。

  我掏出自己的肉棒,家伙稱不上特別大,但也完全夠用。如果能夠讓她用嘴含住那就是極致享受。但腥味殘留會存在讓她起疑的風險,我到浴室仔細清洗了一下我的肉棒,折回來后將肉棒送入她的嘴中。在肉棒進入她嘴中的那一刻,肉棒徹底被激活,堅硬得如同巖石一般,抵住她的喉嚨。過往被她責罵的時候,就恨不得用自己肉棒堵住她的嘴,然后想象這賤貨用無辜無助的眼神看著我。

  她的小嘴根本沒法完全吞下我的整跟肉棒,但這也剛剛好。粗大的肉棒露出半截,鼓起的腮幫,緊致的側臉,在抽插和碰撞時更加讓人興奮。我把她的頭擺正,我用類似于俯臥撐的姿勢,讓肉棒從上至下進入她的嘴中,用這樣肆意妄為的方式褻玩一直高不可攀的上司。

  我把肉棒往她的肉穴里送,當肉棒完全插入的時候,她的身體微微一顫。啊!

  這一刻終于來臨,之前所付出的一切的一切都得到了回報。感覺就像一顆壓抑已久的靈魂得到了釋放,之前一直引以為豪的理性智慧,奉為信仰的謹慎縝密,都在此刻拋之腦后,還原到動物最本能的狀態。盡情釋放肉欲,享受占有的快感,沉浸于肉體相互摩擦碰撞的愉悅,無限飆升的激素水平讓我飄然若仙。

  我喜歡看她的雙乳擺動的樣子,隨著我肉棒進出的節奏,性感異常。她的臉依舊美麗,只不過少了些應景的表情,但此時的我也不能要求更多了。

  我調整她的躺姿,側躺著,雙腿緊閉,蜷曲到身前。然后我躺在她的身后,從后面插入。我很喜歡這個略帶文藝的體位,在夢中無數次幻想與她用這個體位交合,簡直是美到了窒息。

  隨后我又將她轉過來,讓她平趴在床鋪上,而我直接躺在她身上,用這么一種很別扭,但又很有征服感的體位插入。我撩開她散落的頭發,親吻她的耳垂,親吻她的嘴唇,肉棒卻持續猛烈地轟炸她的嫩穴。

  我之所以會選擇這一天對她下手,其中一個原因是三天前她剛剛結束了一次月經。而此時的她正處于安全期,我可以放心地將精液射入到她的體內,只需要考慮精液可能會弄臟床單的問題。

  我把她的身體轉回來,面朝我,雙腿打開。這樣的姿勢,可以保證精液在射出時能夠更好地進入她引道的深處,不會輕易地溢出來。我用手指搓揉她的乳頭,還想讓自己更持久一下。但感覺真正來到的時候,我就又開足了馬力,對她的肉穴進行猛地抽插。

  肉棒在她的肉穴內抽搐了很多下,每一次抽搐都是一次直擊心靈的愉悅。啊!

  我不禁發出舒爽的叫聲。

  肉棒從她的肉穴中退出后,我還不愿將她的屁股放下,想讓自己的精液在她的穴內多停留些時間,那是一種成就感!只想慢慢欣賞。

  我在她屁股下墊了很多紙巾,然后將她的屁股輕輕放下,按壓她的小腹,她肉穴里的精液涌流而出。我似乎還沒有一次射過這么大量的,以至于有些精液已經流到了她的大腿內側和屁股處。

  謀劃了那么久才有了今天的成果,自然不會那么輕易地就放過她。在間隙休息的時間,我翻看了一下剛才拍攝的照片和視頻。手機照下的照片也還過得去,但是手機錄制的視頻就不太理想了。我剛才操她的整一個過程下來,有些鏡頭的記錄還是有些不好,未能完全還原當時的荷爾蒙美感。下一次得帶更專業的錄像機才行。

  她身穿其他服裝的樣子我見得不多,那些時尚的品牌服飾我也暫時不感興趣,只是特別喜歡她最常在公司里穿著的那一套搭配。職業裙裝,黑色連褲絲襪,黑色高更鞋。她的上衫永遠都是只開一顆扣子,雙乳又那么豐滿,所以胸前的部位總是勒得很緊,給人一種隨時要爆開的錯覺。裙子的下擺在膝蓋以上十公分,裙子再長一些就破壞了美感,再短一些又顯得輕佻,就這樣算是剛剛好了。裙子緊貼她的大腿和臀部,在沒有破壞原有曲線美感的基礎上,裙子的遮掩和修飾反而讓人更加心馳神往。黑絲緊貼她的肌膚,附和著她雙腿的優雅線條,一直蔓延到用你無法直接看到的神秘地方。她最常穿八公分的高更鞋,在我們現在身處的南方城市里,走到哪都會是鶴立雞群的情況。很多人都偷拍過她這般打扮的照片,我也相信很多男性都幻想過與她的種種,但是還是那句話,能夠讓她身著這一身打扮任由凌辱的只有我一人。

  我將她身上的精液擦拭干凈,從她的衣櫥中找出她常穿的一套制服,擺放在一旁。我將她扶坐起來,雙手從她的腋下繞道身后,抱著她給她扣上內衣的扣子。

  她倒在我懷里,有那么一瞬間,我想我愛的可能不僅僅是她的肉體。給女性穿上絲襪的感受是很特別的,之前沒經歷過,她是第一個。最后是給她穿上衣衫和裙子。見過那些色情電影里的秘書老師模樣,自然忍不住把她上衫的扣子開到乳溝之下,讓里面的蕾絲內衣露出,整個乳溝的輪廓展露無遺。

  人的想象力是非常強大的,因為那樣才能安撫人們一些不符合實際的欲望和幻想。當受到她責罵的時候,多想把她摁在她的桌子上,扯爛她的衣服,撕破她的絲襪,直接將裙子撩起,從她的身后操她。

  野生動物中,交配往往就伴隨著暴力,因為這更能體現出支配的權力。目前雖然可以肆意地玩弄她的肉體,但是要讓她從精神和人格上屈服于我,很難辦到,那也只會讓我處于危險的境地。所以我只能通過想象來彌補,想象當她早上醒來時,看到她手機滿是被我凌辱時的照片,驚訝,錯愕,慌亂和崩潰。在我的威脅下,她不敢報警,瞞著她的男友給我當了性奴隸,任由我的驅使。跟那些網絡上隨處可見的凌辱色情作品一樣,我會在任何地點任何時間凌辱她,公司的廁所隔間,她的辦公桌上,她的車上,公共場合……我會在操她的時候讓她給她男友打電話,會故意在她說話的時候鉚足全力進行抽插。雖然她表現出不情愿,她會鬧情緒,但她從不敢真正違抗我的命令。跪在我的腳邊,仰望著我,稱我為「主人」。

  乖得像只貓咪一樣,優雅而美麗,安靜地舔著我的肉棒,只為換取我對她的一句贊許……

  腦海中的劇情和對白都在進行,我也撕破了她的絲襪,將肉棒直接從裙下插入。這一切都美妙得那么不可言喻。

  翻云覆雨了四個小時會后,精疲力盡的我選擇收手。我將她皮膚上和陰道里的精液擦拭干凈,將所有東西都還原到四個小時前的狀態,按照我所預想好的每一個細節,包括將未喝完的牛奶倒掉,換上沒有摻加藥物的。不留一點痕跡,確保萬無一失。

  我沖了個澡后又休息了一會,時間已經來到了六點一刻。我喂她服下能夠喚醒她的藥物后,便又悄悄地鉆入行李箱中,關閉衣柜的門,拉上行李箱的拉鏈,靜候她從睡夢中醒來。

  她正常的起床,洗漱,穿衣和出門,因為我能聽到。她車上的GPS告訴我她已經走遠的時候,我才從行李箱中鉆出,從她的公寓逃出,趕往公司。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