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财神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快感的奸淫
快感的奸淫

快感的奸淫

我叫小君,目前的身分是一個可愛的女高中生,高三,但是我還有另一個身分,就是性愛俱樂部當中的紅牌性玩具,一個沒有自尊甚至可以沒有人格的泄欲玩具,因為客人總是會問我為什么會來這里,并且每次回憶那些事情,都讓我興奮的不能自己,我想很多人的雞八也會有興趣的吧?所以我就把我的故事寫下來好了,如果有的人看了迫不亟待成為我新的使用者,或者現在常使用我的人在用的時候會因此更加興奮,那就太棒了!我被從一個普通女學生變成下賤性玩具的經過是這樣的:

  半年前,我開始和一個認識差不多一個月的大學男生交往,他叫做家齊,人長的帥,個性又溫和,交往了兩個月,我就從外面租的宿舍搬出來和他住在一起,而且想把自己給他,后來發現…他根本不行,他也承認,并且愧疚的要我分手,我之前交過兩個男友,也不是處女了,但我因為喜歡他(現在還是喔…只是喜歡的對象變成他的“東西”),所以當下不是很在意,反正日子還久,醫醫看再說,當然當中也少不了我用色誘偏方,很遺憾的還是不行。

  家齊的交友出奇的廣,當中不少我都還蠻喜歡的,像是他們班上的同學,當然也會有我不喜歡的,特別是當中一個已經出社會的朋友叫阿仔的,也不是說難看怎樣的,不過我總覺得他老是太急色樣,家齊其他朋友也不是沒有垂涎我的姿色,從他們偷瞄我的色胚表情就知道了,只有阿仔根本就明著騷擾我,甚至在我和家齊面前說到「要是家齊準的話,他一定強奸到我爽」這種下流的話,可是奇怪的是家齊好像和這個阿仔特別好,我們除非兩人約會之外的出游活動里都幾乎一定會有阿仔一份,我慢慢也無可奈何,只能盡量在活動中避開他。

  三個月前,家齊說有一個開溫泉旅社的朋友,重新裝潢好了以后想趁開張前和朋友聚聚,可以從星期五住個三天兩夜(遇到放假啦),要我和他一起去,說包括我們總共有六男三女去,我不疑有他,不過一到現場果然又有阿仔,蠻掃興的。我甚至一氣之下就想要走,還是家齊說好說歹說這一定會是我一個特別的度假經驗,阿仔又一反常態沒來套近乎,而好像忙著幫大家準備什么的,不時還頻頻打手機聯絡事情,我想要是他老實點我就還不敗興,也就留了下來。

  這溫泉旅社位置蠻獨立的,附近沒有別的店家,倒是來時在九人座的車上隱約看到附近好像有房子,家齊說這樣遺世而獨立才好,阿仔卻接口說怕是要干什么壞事都行,呸呸呸,狗嘴吐不出象牙!另外兩個同行的女生,和他們的男友好像都很恩愛,而且開放的我都有點快看不下去,這邊摸摸那邊抱抱,不過當他們聽到我是家齊的女友時,卻不約而同都笑得跟我說我實在是太幸運了,當然啦,家齊可是零缺點的,除了那個…總會解決的嗎!

  可能是我年紀比較小,大家到了以后都幫我打點好行李,跟我說了溫泉的位置就先讓我去泡了,我當然樂的輕松,白天泡湯另有風味呢!這里溫泉雖然在戶外距離旅社一兩百公尺遠,不過卻還有精緻的造景,在四周有假山或大石頭,大部分范圍都鋪了軟草皮,旁邊還有一條自然的小溪。不過可能是來的路上一直沒有上廁所,我泡了十幾分鐘左右開始急了起來,附近卻看不到廁所的標示,實在忍不住了,只好想辦法法就地解決,不過也不能上到溫泉里呀?

  我圍了小毛巾起身,全身濕透的走到小溪邊,看四周無人之后,就找了一個大石頭邊蹲了下來。想不到在我的身后出現了一個身影,那是阿仔,看樣子該不會是早就躲在我后面的吧。

  「咦,這不是小君嗎?你已經來泡湯了喔?」阿仔站在我身后不到半公尺的距離問我。

  我被他嚇了一跳,連忙夾緊才剛要張開的雙腿。因為剛剛內衣褲都還沒穿回來,只圍著一件小毛巾,現在在男人的眼光中,我根本就等於赤裸。

  阿仔這個色胚似乎根本是料到我想上廁所,而這里一開始就沒有廁所,因此趁機來故意鬧我的吧!我只能雙手緊圍住著上半身,整個人蹲在地上。抬頭生氣的看著他「你怎么會在這里?走開啦!」,從這個角度看他,發現他身體蠻粗壯的,要是他想作什么的話,我只好準備大叫了。

  「干嘛啊,我是對你作什么了嗎?去,我走開就是了」,然后作勢要轉身離開;我松了一口氣,轉身正想站起來去拿衣服,忽然我的手被阿仔從背后伸過手來拉開了!毛巾落到了地上「呀呼,露奶耶,你的奶子還真是珠圓玉潤啊!」阿仔賤笑著說,一邊將我拉著貼近他身體,從背后向下俯視著我和年齡不相稱的胸前。

  「你干什么!」我掙扎著,「我要叫啰,你不會想被抓去關吧!」但奇怪的是他不只不松手,居然還換成左手從后面硬抱住我,右手就向我右邊胸前抓去!

  「隨你叫啰,我猜你等一下不只會叫個不停」被捏著的右乳痛了一下,「沒幾下子還會乖乖的要「我們」把你「關」起來」我們?我心里有不好的預感,也膽怯了三分「不要這樣!大家都在附近…」他的右手除了一直搓揉外還用右臂向內用力夾住我的身體,騰出左手開始往下。

  「大家是都在附近沒錯,不過沒人會來打擾我和小賤貨的好事…」!!!

  他的左手終於開始向我夾緊的股間擠入,我被他話中的意思嚇到了,忍不住開始不停大喊「救命!有人要非禮我!」我相信至少家齊會知道我有危險來救我的「家齊!救命呀!」這時候我的兩個乳房已經被他搓的有點熱了,乳頭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家齊那個變態不會來的」

  「什么?你把他怎么了?」

  「怎么會對他作什么,他可是我可愛的小弟喔」我怔住了,一時忘記了抵抗痛!他居然將指頭直接就摸進來了,我再次試著夾緊雙腿「不可能!家齊不會你是這種人!」

  「他當然不會是「我這種」人,他不行的沒錯吧?」我吸了一口氣,阿仔居然會知道這么私密的事情,那難道真的是家齊騙了我。交往當中家齊最大的遺憾就是他不能作那件事,為了他的抱歉,我試著打扮超過高中生的成熟,還學會色情雜志中的許多撩人儀態,甚至試著用嘴和乳房…,都還是不行,可是他居然這樣對我…

  「其實他可不是不行,如果是對已經被大鍋炒到熟的爛貨了話,嘿嘿…」「恩」我哼了一聲,扭著身體試著躲開他左手的侵犯「你不知道他上個禮拜操那個我們玩完以后,全身腥到不行的淫妞,那可有勁了,不過他也只能在那種時候硬起來,久久才來一次…」他邊說著,開始從左后方舔著我的臉、脖子和肩膀「不要!你住手…」我已經軟弱了下來,用帶著哭聲的音調勉強抵抗「打了五炮,三個小時喔,羨慕吧」撥動著我的乳房和乳頭他一邊用淫穢的語調說著「你一直很想讓男人上吧?還讓他像個娘們用假屌,他可是很不滿呢,還說到時候要讓你嚐嚐他的利害」

  「沒有!不要!啊…!」

  「還說沒有?」下體像有生物鉆動的感覺讓我不得不讓身體向上仰起,阿仔的右手卻乘機向上頂提「小賤貨沒看到自己的兩個奶頭都已經翹這么高了?等不及讓我好好吸一吸啰」

  「才不是!人家才不是什么賤貨,是你一直在碰…啊!」他直接捏住我的左乳頭,在疼痛和刺激中我不由自主輕呼了一聲

  「哦?因為我隨便碰你你就有感覺了」下體的漲感一下退去,我急著想把身體前傾擺脫他,卻反而被他用兩手交叉環抱把身體拉起來「那你不是賤貨是什么?」,接著變成兩手手指不斷戳捏著胸前敏感的兩點「喔…啊,不要再摸了」他居然用左腳彎起幾乎把我抬了起來,晃動我的身體讓我的下體不斷和他粗糙多毛的腿面摩擦「不要!你作什么!放我下來!」「沒玩過這種的吧」他居然輕松自在的說「要我這么粗壯才作的到喔,你就乖乖聽話吧,以后有的你爽的」

  他的語調越輕松自在,我卻越來越害怕了,除了似乎真的不會有人來救我的念頭外,我卻忽然發現下體有一點濕潤的感覺

  「活,有點濕了喔」他放下左腳時卻同時放下雙手,我不禁摔倒在地上,剛好坐在剛剛滑落的毛巾上,我試著翻過身逃跑,但他似乎早預測到我的動作,在我還沒翻過身時,雙手同時抓住我的兩只腳踝向上一提「呀~~!」我的上半身自然向后倒下

  他用右手抓住我雙腳腳踝,左手伸到我兩腿間開始撫摸我的花瓣,接著手指輕捏我的小豆,然后來回搓揉刺激著我,在刺激中剛剛一時忘記的尿意又激發出來。

  「不要這樣,我快要尿出來了。不要……」我努力掙扎著想起身,同時不得已向他哀求著。

  「原來你想讓我看你尿,不早講?賤貨都有這種癖好是吧。」阿仔得意地繼續用手快速搓揉我的陰唇和小豆,我一下子就已經忍受不住,要在他面前尿出來了。

  「不要……不要這樣,我真的快忍不住了。」我夾緊雙腿哀求著,但是下體傳來的刺激,簡直快讓我瀕臨崩潰。阿仔使力再將我的雙腿向上微抬,然后直接將手指伸入我的里面摳弄,還間或的去觸碰我的菊花。

  「我……我不行了。」我拼命想忍住,但是阿仔的手指頭比我在家齊面前用的跳蛋帶給我更大的刺激,不停地在我的陰道當中蠕動,就算還沒尿出來,下體也已經慢慢越來越濕了。

  「喔……」我一陣顫抖,身體一松,金黃色的液體噴灑在地上。

  「他媽的,你真的尿了。果然賤貨都有這種癖好!」阿仔開心的大笑,用輕蔑的眼光看著我,甩開了我的腳。

  在別人面前排尿給我的羞恥讓我不知如何自處,只是看著天上,一下忘記了還在進行的危機。

  不過阿仔并沒有停手,左手緊緊抓住我雙手,用右手繼續進攻著我的花園,從剛剛到現在的過程,已經讓我覺得沒有反抗的可能,而且我覺得好累,好想趕快結束,閉上了眼睛任他玩弄,既然自己也不是處女,只要當作被鬼壓就好了吧但是我的身體還是因為難以承受他粗暴的刺激而扭動著,下體傳來了趴搭趴搭的水聲「開始興奮了吧,小賤貨?」

  被一直摸說沒感覺而且沒濕是騙人的,但其實感覺沒有剛開始接受他粗暴撫摸時那么明顯了,會那么濕應該是躺著尿出來的結果吧?我把頭偏過去不看他「裝矜持喔,心理一定想著等一下被鬼壓一下就沒事了吧?沒那么簡單,等等就讓你知道利害!讓你以后一天沒男人就活不下去」「才不會…」我小聲的抗議著

  阿仔忽然再更用力擠壓我的乳頭,讓我的乳頭變了形,揉到變紅了。「好痛」我打定主意不抗拒,甚至盡量不反應不出聲,看能不能讓他意興闌珊,草草了事,甚至有可能放了我。

  他看著我一副裝死不配合的樣子,卻壞笑著站起來「小賤貨被調教前都是這樣,這次看你有沒有比較能撐」他脫下他的褲子「啊!」沒看過這種龐然大物,讓我不由自主心生恐懼,要是這個大東西很狠的進來,那就不是剛剛的痛可以比的了。身體彎了起來,直覺的翻過身開始要逃。

  「你是跑不掉的」他從后面推我一把,我摔倒在地上。反身過來,他已經像座大山壓了下來,兩手各抓住我的手將我制住,兩腿則趁勢用力隔開我的雙腿。

  阿仔將頭貼近我的雙乳,然后用嘴去吸吮著輕咬著我的乳頭,用帶著鬍渣的下巴去摩擦著乳房下端和腹部。「剛剛前奏當然只用手,看來你是不受教」「啊…!」全然不同的刺激,讓我無法不叫出來!他不光是猛吸乳頭,連舔帶吸忽然讓我覺得自己被他當作一個美味飲料的容器,沒有乳汁的我卻錯覺像是有東西,而且是很多東西被他吸出來,吸的越多就越讓我想要被他吸空,雙乳不禁向前挺去。而且稍微下方一點又是不同感受,靠的太近摩擦太利害會有點痛,但稍微遠一點就會有搔癢感會讓人想要被摩擦的更用力來止癢,結果是身體微微上下蠕動,更是讓乳房的被吸取和舔舐的快感大增,一刺激之下,向上彎起的身體似乎除了讓自己將乳房送向他之外,沒有了一絲的力氣。

  他騰出雙手加入侵犯我乳房之用,我只能看著他捏住乳房并吸允,像是自然要發生的事情。「有人說只剩一張嘴是不行,不過我用一張嘴就可以讓你這種淫娃本性畢露」「啊…哈…」我堅持著想反駁他的話,卻發現嘴里一時說不出任何聲音。「人家…不是…淫娃…嗯…阿…」我努力反駁到一半,他將雙手移往我的花園,任身體硬生生壓住我,雙手左右撐開陰唇,里外像取笑著我的摩擦取樂,但嘴上卻沒有一點放松。

  接著故技重施,玩弄了小豆并且將雙手手指坳進里面,手指輪流或同時進進出出,一時讓我錯覺已經被男人的東西侵犯著,雖然不時會因為他的粗暴而有點疼痛,但上下輪攻的快感,使我不知該抵抗哪一邊,甚至是能抵抗哪一邊,當我放棄抵抗想要恢復冷靜讓事情快點結束,卻發現整個身體越來越熱,心中深處莫名的發生了恐懼。

  「不要??????!」我大叫著試著硬挺起身體,同時緊夾雙腿,想擺脫快感和他的箝制。他的眼中卻似乎早就知道我會有這樣的反應,第一時間又再度壓住我雙手。「感覺到爽了吧?淫娃在被教到會之前都會誤以為自己是什么好貨,每一個一開始爽到的時候都像你一樣會怕」他淫笑的臉靠近我「其實有什么好怕的,后來還不是被操的爽到連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不要!不要!不要!」我激烈的左右搖著頭,兩腳也不停亂踢。但只感覺到他的大東西已經和我的花園漸漸接觸了,并且更令我害怕的是,我知道自己在剛剛他的玩弄之下已經濕透了。「你口口聲聲說不要,可是下面都濕透了喔。」阿仔像是要炫耀似的把他的東西向上勃發了一下「看到沒,碰到一下就把我龜頭沾濕了,看來你下面的嘴比較誠實喔!」阿仔笑著說。

  他稍微把身子向后挪一下,將那可怕的大龜頭和大東西對準了我的陰唇。「求你…不要進來…」我哭著說。

  他忽然像是發呆了一下,然后用一種奇怪的認真表情俯瞰著我「你真的不要我進去做愛?」我不知道為什么他會突然這么說「真…真的」我小聲回答「那就不要做愛好了」我奇怪的看著他,雖然他這么說我卻反而有點覺得事情好像沒做完的感覺…

  他突然獰笑著說「我就直接把你強奸到爽死為止好了!」并且壓了下來!一時間我覺得整個身體被撐開,一個巨大無比的東西頂了進來!好痛!

  「好痛!…好痛!…不要!…停下來…」我哭著哀求他。「喔…喔…真緊…真他媽的爽!」他卻像聾了一般,狠狠的對著我讓身體前進后退,一般啃咬著我的耳垂,像狗一樣舔著我的臉和脖子。不知道忍受了多久的侵犯與疼痛,我發現稍微動一下臀部角度能讓他的侵犯不再那么疼痛,我努力著讓痛到失去力氣的身體達到這目的,雙腿像M字型的彎了起來,漸漸就沒那么痛了。他似乎知道我調整了身體姿勢,更加快了抽插的動作!在痛感減弱后,他加速的抽插,一下迸發了我的快感!

  「阿哈…!」我發現自己叫了起來,趕快克制著讓自己靜下來。他卻似乎不讓我有隱藏自己感覺的機會,又更用力的奸淫我。「阿…阿…阿」我忍不住持續的叫出聲來。「賤貨想爽也是要學的」他一邊維持令人害怕的進出速度「摁…現在你不是已經知道要怎么讓我操才會爽了?」

  他停下抽插,抬起身來抓住我的臀部讓我下半身離地,我的下體在他面前一覽無遺,「不過你還太嫩,還有的要學呢!」然后又是很狠的插入!「嗯…!」我閉住眼睛忍住不叫,從剛剛他狂風暴雨的攻擊下,我發現停住不叫床是我不陷入他的淫辱魔掌的最后機會了,我雖然沒有多少經驗,但已經發現到自己是個會叫床而且越叫床越興奮的女生,偏偏在他的大東西強奸之下卻生出了快感…「叫出來!賤貨!」他像打樁一樣,一次一次深入我體內。「叫出來才爽對不對?我是不會看錯的,你也是個天生欠搞的淫娃,叫床以后就熱了,叫出來!」「嗯…阿…!」不要!…不要!…不行…!…救我…!他的大東西不停插入。

  讓我覺得陰道內一次次的摩擦,好深好廣,而且填得好滿,甚至在鉆到最里面時候有一股無法抵抗的酸麻。拔出去以后,卻會覺得很空虛,還想被…。不行,不能再想,不能再注意這些感覺了!

  「還能撐?你以前的男朋友還真是不行」說著他將我翻過來,我還沒意會他要作什么,他就抓著我的腰,又是一次狠狠的深入!

  「阿??????!」后背位…只和男友在A片中看過,不知道他的刺激。

  整個身體感覺被貫穿了,在阿仔不知多久的推送下,這時才真的感覺被強奸了,「阿!…阿!……阿!」卻似乎忘記了曾經有想抵抗這件事,我放聲叫了起來,忽然覺得在這么強烈的快感之下,有人喜歡被強奸似乎是理所當然…頭腦一片混亂,「喔…阿…」我弓起身,他又從后面捏住我的乳房把玩,當然那利害的大東西還是一柱擎天的對我身體不停奸淫。

  已經…停不下來了。「阿…阿…好舒服」叫床停不下來,快感也停不下來,「好利害!…好棒!…阿…恩…」我扭著腰任自己的陰道緊緊抓住他的大東西。

  「當然是「好棒」,不然怎么能把你這種賤貨打回原形?」他笑著繼續操著我,同時似乎很自豪的說著,我卻只能忙著鳴叫,原形?抵抗?我不知道?「該讓你去了!讓你徹底知道自己有多賤。」他按下我的背讓我上半身趴著,臀部卻還是朝他挺著,然后就是一陣狂抽猛插!

  「阿!…阿!…」他的大東西不停不停深入,任憑我再怎么扭腰,都抓不到他的節奏,無法讓自己多爽一點。這才知道自己身上的無限快感,要是沒有他的大東西,是發掘不出來的,而他用那大東西,卻可以輕易給人家從前無法感受到的快感,好棒!好棒!人家愛死這種感覺了!只要聽他的話,是不是就可以每天這么快樂?

  要飛…要飛起來了!我無助的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他的抽插卻慢了下來「討厭,你怎么停下來,再繼續嗎!」他卻拍打著我的屁股「急著要去了吧」邊說又加快了一點。「好好喔…再快一點」,我抬起頭深深吸了一口氣。「要再快一點,先承認自己是個小賤貨我才讓你去」

  「小…賤…貨?」好像有什么討厭的事?人家不想說啦!「不要啦!…你趕快好不好」

  「不說就算了喔,那我要停下來了」「不要啦…」「那你就說啊,來,「我是小賤貨」」

  「我是…我是…」他又加快,好棒!「我是…小賤貨,我是小賤貨」「真聽話,那就獎賞你,可是你得繼續喊,不停的喊,來「我是小賤貨」、呼…「小君是小賤貨」、「小君是喜歡雞八的小賤貨」」好猛喔,小君爽死了,說出來以后,他操得小君舒服死了。

  「阿阿…小君是小賤貨!小君是喜歡雞八的小賤貨!」不停的說…他就會不停的操…吧?好興奮!他果然更猛了「真的是賤貨,我操死你這欠雞八干的賤貨」他兩手捏著我屁股,把他的大雞八不停對著我的里面干進來,阿仔的雞八真是太利害了

  「啊!!!」我眼前一亮,似乎瞬間飛起來了,眼前卻是一些草皮,我倒下來仰躺。卻看到阿仔挺著大雞八向我的眼前逼近,想起剛剛自己的淫態和爽快,雖然有點不悅和害怕,卻不由得對阿仔生出一股服從的想法。「爽到了總也要服務一下吧,家齊說你吹過的,「小賤貨」!」像魔咒一樣,「小賤貨」這輕蔑的語詞使我陷溺在剛剛才享受到的第一次真正高潮,讓我不得不乖乖的任由他抓住我的頭發,把他的大雞八放進我的嘴里,恍惚的,用心的舔舐著、甚至吸著它。

  我之前唯一用嘴服伺雞八的經驗只有對著家齊那軟趴趴的東西,所以被阿仔粗硬的大雞八一下塞滿嘴里還真是嚇了一跳,「喂,多動點舌頭,認真一點舔,不想爽了是不是」他粗魯的緊抓了一下我的頭發,讓我的頭稍微晃動了一下「嗯…!」我痛哼了一下,更感受到他的雞八又再往我嘴里深入了一點,這好像要被侵入身體的感覺,卻讓我回味起剛剛那被逼迫而嚐到的快感,就是這根雞八把那樣的快樂送入我體內的吧!只要想到這個,不悅的感覺就快速的減退,似乎他對我作的事都是理所當然,說的話都是我不能違抗的命令,我只能任他擺佈…我放松了雙手和身體,一切注意都集中到他的雞八上,舌頭中間似乎劃過一道溝,嚐到鹹腥的汁液,和我的口水混合,佈滿了口腔內含著好像比較漲大的部分,奇怪的是卻沒有一點討厭的感覺,配合著雞八慢慢進退的口腔觸感,似乎咽下的是自己嘴巴分泌的愛液,是為他從嘴侵入自己身體作準備,錯覺好像從嘴向下,喉嚨、乳房、甚至心臟都快要因為他的侵犯得到快感,聞到的像是狐臭的腥臭味,不只沒有讓我有一絲想躲開的念頭,雖然使我從心里感到下流,但卻覺得自己就應該是這一幕的主角…

  他的雞八一邊緩慢進退,還不時讓我的上顎感到壓力,但我整個嘴都想和大雞八貼住的念頭,開始驅使我輕輕不規則轉動著頭,舌頭也隨意的舔舐整個龜頭和深入時的陰莖。「喔…喔…爽!你認真起來還真會吹嗎!…喔!…干!…賤貨!

  趕快把雞八吹更大!我等一下就干死你!」我知道他說的賤貨是指我,但這時候我已經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對他說我會吹而感到興奮,嘴里的雞八也覺得越來越大…啊…他說等一下要干死我呢…好粗魯喔…和A 片看到的一樣…他忽然往前一動,我痛了一下不得不把頭向后仰,原來他站了起來,然后腳跨到我的身體兩側,稍微半蹲下來,我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嘴邊淌著汁液,抬頭不解的看著他,這個時候他一副淫穢的樣子,「既然你這么會吹,那我就先玩透你的爛嘴」同時把大雞八從上到下再插入我嘴里!「恩恩……」我幾乎發不出聲音,頭往后更仰一點,看著光亮的天上,感受他的大雞八從嘴里進入喉嚨,一下,就不再想吐了,閉上眼睛,任他兩手抓住我的頭固定住,操干著我的小嘴「恩恩…」當大雞八進入喉嚨時,會一時覺得害怕,但是在完全放松后,雞八進進出出的滑動感,會覺得自己在吞吃著什么,慢慢的我以為自己在被喂食雞八,自己就像是幼兒一樣,在這個動作之下安心的等著喂食的人決定我什么時候飽足…「只有真正的賤貨可以玩這樣干嘴的,操!爽到你心坎里了吧!」他一邊繼續將雞八送入,「好好的吃我的雞八,這可是把你嘴開苞的寶喔」慢慢的我錯覺他填入了什么我再也拿不掉的淫穢東西,填滿了我的嘴,我的乳房,還有我的頭腦,一時有些暈眩…不知多久,我還在專心接受著讓他把淫穢送入身體,「爽!

  真爽!我要射了!」那根負責喂食的雞八突然拔出,他右手抓住我的頭發讓我把頭稍微低下來一點點,還是仰視他的我看見他用左手握住大雞八前后套弄,對準了我的臉「干!出來了!給我好好接著,嘴巴張開!」在他的命令下我不由自主的把嘴巴張開,我知道他要射在我臉上,我從來沒有這種經驗,有點害怕的閉上了眼睛。

  「喔…喔…爽!」又熱又稠的精液一道又一道沖到我的鼻樑上、眼皮上、臉頰上、下巴、當然也有不少噴進了嘴里,或者落到了肩膀和乳房上,「阿…阿…」我近乎無意識的接受他淫亂的洗禮,嗅到的濃厚腥味跟過去的男友全然不同,讓我有點喘不過氣來,如果以前聞到的可以說是牛奶,那阿仔的就可以說是熟成的乳酪,而且里面的精子都像阿仔一樣,迫不亟待要侵入我這樣的女體嗎?腦海里不禁浮現那些精子一個個爭先恐后要進入我的畫面,他們都進入我,而且控制我的頭腦,徹底剝奪我的理智,讓我不得不接受阿仔繼續強迫我去發現的淫亂快樂…阿…。「來,深深吸氣,這個味道你一定沒辦法抵抗,我的味道是出了名的濃,現在一堆被我操上手的淫娃,整天都想喝呢」他抓起我的雙手,一邊把我眼皮上的精液撥開,然后把那大量的精液涂勻在我臉上,再把我沾滿的雙手貼在我鼻子上面,受不了的濃郁味道,讓我覺得連鼻腔都被狠狠的侵犯,那些精子應該已經控制了我的思考吧?

  「很棒吧,看你一臉淫樣」他左手再抓住我頭發「剛剛看你都很高興的喝掉了,接著把舌頭伸出來,把手上的都舔進去,不準浪費!」我被控制一樣乖乖的伸出了舌頭,嘴里先前射進的部分早就在被腥味侵犯時咽了下去,剩下的都成為黏絲狀佈滿了口腔,然后我就交互的舔著左右手掌,品嚐著這首次知悉的無上美味。當我正忙著賞味的時候,他輕推一下讓我再向后躺下,然后蹲身再把雞八靠近我的臉「味道棒極了不是?我的雞八還剩一點,把他吸完舔乾凈,舔的夠好,就再獎賞你一炮」,這時他左手扶起我的頭,右手又不安分的在我陰唇內外游走撥摸。「喔…阿…」味道和下體的雙重刺激下,卻看到那大雞八有一點可愛的垂頭喪氣,身體里除了還想喝精之外,也想再看到那雄赳赳的大傢伙,我不思索的就張開嘴含住阿仔的雞八努力舔著吸著。

  「喔干!吸的這么用力是想吸光我的懶叫是不是阿!欠干!看我凸破你的雞掰!」阿仔一邊辱罵,一邊用上兩三根手指加重對我下體的攻擊,雖然隨著時間過去我漸漸恢復一點理智,但剛剛的爽快經驗已經讓我回避去想實際上我是被阿仔侵犯的事實,而且也越來越不能阻止身體隨著肉欲動作,不爭氣的兩腿已經不再能夠夾緊防禦男人的侵入,反倒是隨著他手指的深入,就張的越開了。嘴里的雞八一下就又漲大了起來,嘴里甚至可以感覺到那些狂跳的血管,我已經認同這個充滿欲望的棒子,等一下就會再隨意進入我的這個事實,大開雙腿等著雞八的侵犯,下體ㄔㄨㄛㄔㄨㄛ的水聲也同時宣告了阿仔的勝利。

  我擺動著臀部迎合著他的手指,嘴里含著他的大雞八以哀求的眼光看著他,嘴里還不禁嗚嗚的叫,「忍不住了吧?腳張那么開是說誰都可以干是不是?還不就是賤嗎!」「恩恩…恩恩」「好啦好啦,看到你這個被射滿臉的欠干樣,我也大的特別快,就給你個爽快」他拔出雞八,把我的左腳拉向他身體的左方,跪到我的跨間,一副優越感的表情蔑視著我,我就已經意識到等一下會歷經到怎樣的爽快了「快點,快點干進來」我忍不住了

  「要什么干進去啊?」「阿阿…討厭…要雞八…大雞八」「大雞八要干誰阿?」「干我…要干人家…」「怎么還沒學乖啊,不玩了喔」「不要…不要啦…」「那就好好的說啊,「小賤貨」!」「好啦…好…干小賤貨」他就把雞八稍稍的在洞口摩擦了一下「喔…」「說這么多只能這樣喔,說的好才有獎賞喔」「知…

  知道了…大雞八要干小君小賤貨,大雞八快點干小君小賤貨」「好!小賤貨真乖!」

似乎有枷鎖被打開了,心理的輕松感使得阿仔在我體內進出的大雞八,不再有任何的異物感,好像本來就該在那里,剛開始的抵抗也變得好笑起來…這么棒的事情,就是小賤貨才能和男人這樣玩,自己又爽到不行,干嘛不承認?我好笨喔…

  「要死了…要死了…阿阿…救我」「呼…呼…救你我可不會…干死你倒可以,要不要?干死你這小賤貨好不好?」「阿…好…好…干死人家…大雞八干死小君人家這個小賤貨」「不錯不錯,現在很清楚自己是什么貨色了豁,那我就干!干!

  干!干死你!」「好利害…好利害…小賤貨好想一直讓你干,永遠都隨便任你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