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财神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被強暴的心怡
被強暴的心怡

被強暴的心怡

寒冷的冬天、

  天總是黑的特別快才晚上6點天色已全暗了下來,心怡此刻正躺在一張白色的雙人床、大腿被分開的夸張,任由一名男人的陰莖來回進出心怡的體內,男人陰莖隨意抽送都讓心怡口中發出微弱的嬌喘之聲,就算她十分厭惡眼前這個登徒子,肉體卻無法拒絕男子的欺凌。

  被謝文定全身重量壓著,讓瘦弱的心怡想推也推不開,隨著男人動作幅度慢慢加大,心怡就算知道在這根不斷腫大的陰莖即將在自己體內射精,心怡也只能無力掙扎的癱在會長懷里,任由陰莖在自己體內胡作非為。

  「……啊!!」

  當男人在心怡體內釋放大量精蟲,子宮內壁再次感受男人熱騰騰的精液灌入,子宮強烈的刺激感讓心怡再也無法忍耐的哼出聲來!今晚已經有許多男人在心怡體內排出精液,似乎早已超過一個正常女人的子宮可吸收容量,無處宣泄的精蟲只能往外流出,從陰道口順著大腿滴落在床上,謝文定因為長時間的抽插體力無法即時恢復,不停喘氣躺在心怡身上,直到滿意后才肯從心怡身體離開緩緩躺在床上。

  趁著謝文定休息、心怡起身想看看自己的身體,就算全身不明的黏稠物讓心怡感到噁心,身體卻像唱反調般如火一般的灼熱,正巧床旁就有面連身鏡,心怡看著鏡中自己的臉蛋、秀發、大腿、胸部、腰間及下體都有著大量的白色黏稠液體,那些噁心的男人排泄物,以及白皙肌膚上粗魯男人留下的紫紅齒印,都讓心怡感到一陣頭暈。

  「你這樣很美,你知道你兇巴巴的模樣根本倒男人胃口,說實在的、女人應該要這模樣,我想任何男人看到你都會覺得很欠肏. 」

  聽見一旁謝文定的發言,心怡一時情緒不爽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那心怡的眼神肯定殺死謝文定好幾百次了!但心怡想到自己目前的處境、不敢有太多反抗、只能撇過頭去,但那發脾氣的表情還是被謝文定給瞧見,這可讓他很不屑想要好好教訓她!

  「不要!嗚!!!」

  謝文定將心怡抱著給固定在自己胸膛里,手指不規矩的撫摸著心怡敏感的雙乳與下體,邊看著鏡中心怡美好的肉體,在許多男人辛勤耕耘之下心怡的身體似乎有些改變,原本小小的乳房似乎因為長時間的搓揉有升級的趨勢,而乳頭與乳暈雖依然呈現粉紅的鮮嫩顏色,但原本小小的乳頭明顯被吸允變大,更明顯的是心怡下體原本陰蒂被陰唇緊緊包覆著,卻因為被男人長時間撥弄出來現在已經完全裸露出來,陰蒂也變的深色紅潤并充血腫大著。

  手指輕輕愛撫幾下,謝文定就可以感覺心怡異於常人的敏感,光用眼睛看都看得出來心怡陰道里的濕潤,謝文定蠻橫的將軟了身的心怡壓在床上并將屁股抬高,謝文定粗大的手指往G點一碰、心怡感覺底下那塊最敏感的弱點再次被討厭的男人給掌握著。

  「哈阿~~~阿!~~哈~哈阿阿!!!!」

  無恥的指尖只是輕觸心怡的G點,心怡水靈靈的雙眼馬上嬌柔著直視著眼前的連身鏡,就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身體怎么會這么有感覺、失魂般看著自己鏡中的模樣,心怡此時小嘴微張的模樣、嬌羞喘氣且眼神充滿著女人味的騷勁,這樣一雙春意蕩漾的眼神哪有剛剛想殺死謝文定的神情!看著鏡中的自己心怡內心卻害怕極了!一想到自己這么討厭的男人,竟然只要碰觸到自己身體的敏感點,就讓自己變得一副花癡的模樣,被各種噁心軟爛的男人給玩弄的香汗淋漓快感不斷,尤其只要挑逗著自己的G點就馬上變得像那些不要臉的妓女模樣,這讓心怡完全不敢想像未來自己會被謝文定或是其他男人如何肆無忌憚的奸淫及泄欲?謝文定拉起心怡身子、看著屈服在自己手指間的清純女子,此刻心怡乳頭粉嫩的在空氣中翹起、臉蛋也紅潤的像顆蘋果,手尖完完全全感受心怡體內那股燒遍全身的欲火,加上口中不時發出的嚶嚀之聲、就像是發了春的母貓似的,心怡知道自己的下賤模樣完全不敢直視謝文定,只能閉上眼任由著身體的兇猛欲火給吞噬、內心似乎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命運。

  「如何、我的小婊子老師,你知道錯了嗎?」

  謝文定會長并沒有停止手指的抽動、肆意的在心怡體內進出,每抽動一下都換來心怡的床淫聲,陰道及子宮不斷收縮的異樣感覺、讓心怡肉體渴求著某種難以言語的悸動,甚至在討厭男子的羞辱聲下反而勾起女人內心深處卑賤的原始欲望!

  「……我……我不知道……」

  心怡的自尊讓謝文定十分不滿意,原本溫柔對待心怡肉體的手指突然轉而變粗暴抽插、就像是在對待一名妓女一般手指用力的完全拔出來、在猛烈的完全插入,每一次抽插都帶出大量的淫水及精液,謝文定這樣粗暴的性愛可以說完完全全不把心怡當成女人、而是一個工具罷了。

  「……阿!!不要!!……好!!!好啦~~~對~~對不起……我錯了~~~我真得錯了~~」

  雖然不像誠心誠意、謝文定還算滿意,那個在校務會議公然指著自己鼻子痛罵、甚至惡狠狠的拉扯自己兒子粗魯蠻橫的女人跟自己道歉的感覺,算是彌補了一點無謂的男性自尊,稍嫌滿意的謝文定將兩根手指放慢速度并深入心怡的陰道內、緩緩抽送。

  心怡算是累的放棄掙扎了,這幾個月不停被折騰了的心怡,一想到自己拼命想抵抗著男人帶給她的快感,想著這幾個月被男人們的輪奸、汙辱,最后只是激起這群男人更加想方設法的凌辱以及讓自己處在更難堪的下場,心怡覺得今晚不如低下頭乖乖的順從眼前的男人吧!心怡很清楚她的身體真的不能再承受更多傷害了,或許、今晚乖乖順從會來的輕松吧。

  看著溫馴的心怡,謝文定滿意的從身后拔出完全濕透的手指并將心怡給正身轉過來,他想要好好欣賞這個在自己肥碩的身材下瘦弱清秀的無辜女子,此時的心怡紅潤如桃花般的臉蛋、清新脫俗的氣質還有青春洋溢的肌膚,還有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眼神中雖帶點恐懼,但深處卻有種欲火對男人暗送秋波的撫媚。
  這樣任人宰割的無辜模樣卻又有著勾男人靈魂的表情,對任何一個男人都有強大的吸引力,當然也讓謝文定這頭老色狼著迷,單手抬起心怡下巴狠狠給吻了上去,噁心的舌頭不斷在心怡嘴里蠕動,這種強硬蠻橫的吻如果早個幾年肯定就被心怡狠狠甩了幾個耳光,但身體深處的燥熱讓心怡嘴里毫無掙扎,充滿女人香的舌頭任由謝文定吸允,不但吻到心怡全身無力、兩人舌頭還像有節奏般互相繞著對方的舌尖、有如情人一般畫圈似的舔吻。

  壓在心怡身上的謝文定,將自己的肥臀嘗試移動了幾下后便往心怡瘦弱身體完全壓下,陰莖就這樣順利插進心怡緊實的陰道內,兩人持續忘情的熱吻,心怡還配合著謝文定上下擺動著腰間,一時間還真分不出是誰主動、誰被動,兩人就像熱戀中的情侶一樣忘情的將舌頭混雜著對方的口水互相吸允、下體也一來一往的交換著彼此的體液,只見謝文定的肥臀與心怡的翹臀上下互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兩人也越來越交纏在一起。

  突然謝文定發現自己與心怡連結的下半身傳來一陣顫抖,陰道內壁也開始蠕動著,往下一撇、竟看到心怡的雙腳就像老樹盤根般主動纏繞起自己的腰!劇烈的收縮讓陰莖十分有感覺,接著有股溫熱的液體不斷泄了出來,謝文定知道心怡就這么輕易的被干上了高潮!如果是一般戀人、此時應該要一起高潮射精,但謝文定興奮極了、他可不想放過這個曾經當眾羞辱過自己的心怡,肥碩的身軀開始更加用力壓制住心怡顫抖的肉體,讓原本就劇烈的上下抽插動作更加快速。
  「阿……~不~要~~」

  體內陰莖猖狂的快速擺動,讓高潮中的心怡原本就敏感子宮更加刺激,高潮所帶來的刺激感沒有減弱的樣子,讓心怡不自主的扭動著身軀子宮口就快把男人的陰莖給完全吞進去,看著心怡這樣淫賤的動作,謝文定想趁機好好羞辱她,邊抽插邊在心怡的耳邊吹氣,讓心怡腦中濃烈的欲火更加搧風。

  「呼哈哈,肏你這個小爛穴、真爽,想不想要我全部射進去?」

  「……」

  「……好」

  心怡腦中一片空白、不同的是這次并沒有昏厥過去,心怡感覺下面被頂的好滿好滿,腦中一片空白的她早已經不在乎是哪個男人在奸淫著自己,在此刻、就算是殺父仇人只要能夠帶來身體上的快感、心怡也愿意任由凌辱!而謝文定聽見心怡小聲說了「好」,還看見心怡臉上似乎帶著一抹妖艷的微笑,這讓謝文定更加快速擺動肥臀,這種抽插速度完全不像個即將65歲的中年男子!

  除了強奸著歲月差距幾乎可以當自己女兒的年輕女子快感讓謝文定像瘋了般奮力抽插外!心怡那發情的模樣、高潮中緊實彈性的陰道就好像想把謝文定睪丸內的所有精液全部擠出來一般,謝文定實在忍不住的將精液全部射進心怡體內,睪丸內的所有精蟲就這樣一股一股的射進心怡的子宮內,這樣的量如果是女人的危險期肯定會讓女子受孕!

  「嗚……阿……」

  心怡被體內再次灌入的滾燙精液弄上高潮,淫水不斷沿著夾緊的大腿縫中流出,子宮被體內的精液弄得激動不已!讓心怡不自覺主動親吻起謝文定、雙腿完全夾緊、雙手緊緊環抱住男人肉體、乳房還緊緊貼著他的胸膛!全身就這樣迎合著這個曾經讓他厭惡極致的男人。

  高潮中的心怡表情看下去陶醉,但眼角、卻流下了隱隱的淚光。

  兩人互相喘氣著,將軟綿綿的心怡摟在懷里謝文定感覺自己就像年輕了幾十歲,雖然玩弄一次要20多萬,還跟不少人一起共用心怡,但他還是覺得非常超值,謝文定想心怡這個女人實在太棒了,除了身份本來就對謝文定有一股魔力、心怡的臉蛋也算的上秀美,更重要的是那被調教后異於常人的敏感身體令人流連忘返,最最最重要的是、從此以后謝文定就有了心怡的把柄。

  「嘿嘿!小婊子你真的美呆了,有夠爽、真的很爽哈哈,我跟你說,我這輩子過不少女人,其中有小模、幼齒還有處女哩,干、都沒有你的肉體來的騷,你的穴真的很緊實很會夾!」

  「……」

  「別這樣看我,說到底、還不是自己下賤?今晚我已經框你整晚手上還有你的同意書哩、你想賴也賴不掉!就算你去報警我也不怕,總之今晚乖乖聽話。」
  「……我今晚會乖乖聽話、但是過了今晚后、就不要在……欺負我……」
  「哈哈!!這是當然,只要你弄得我開心、我保證以后絕對不會在打擾你,乖先去洗個澡!我們再來一炮!!」

 被色急的謝文定給推著下了床、有些恢復的心怡溫馴拿了床旁的浴巾后緩慢
  的往浴室走去,當看著顫抖的雙腿只能微靠在墻壁緩緩走路的心怡,在床上大喇喇抖著腳叼著事后煙的謝文定內心覺得心怡實在好傻好天真!〈像我這樣的色鬼怎么可能只上你一晚!?更何況還是跟我有仇!等著被我狠狠羞辱吧!!〉謝文定越想越得意,笑咪咪的拿起室內電話。

  「欸、來,我說過的事成了!今晚給你爽爽、偷偷過來不要讓老媽知道阿。」
====================================
  晶瑩剔透的水滴正緩緩洗掉心怡身上汙穢不堪的液體,原本青春美好的身體又開始變得乾凈,溫涼的水流也不斷流遍心儀的每一吋肌膚,現在這么寒冷的天氣、心怡卻洗這種溫涼的水并非心怡不怕冷,而是心怡很想藉由涼水來讓剛高潮完卻一直火熱的身體給冷卻下來,但是身體卻似乎沒辦法降溫。

  這樣火熱的身體讓心怡不自覺得一直想著外面那曾經令她作噁的男人,又抑或是說、心怡更是想著男人那令人作噁的陰莖,心怡邊想著今晚不知道會被怎樣的玩弄,越想身體越感興奮!心怡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因短時間內被大量給予過多的肉體刺激,身體的性需求不斷高漲,心怡不知不覺間早已超過正常的女人,性成癮了!一洗好澡、心怡感覺有別的男人進入這個房間,聰明伶俐的心怡其實大概知道是誰,但就算這樣心怡也只是披上一件浴巾后就走出浴室,完全沒有防備男人的狼心。

  「……我好了。」

  「來!我相信你應該認識他了,今晚好好服務我們啊!!」

  「……」

  雖然心里早已有了底,但實際碰見還是讓心怡心理上十分難以接受。

  「干~~老爸你真的搞上那個機掰老師了!?」

  謝文定的兒子-謝榮宏,也用著欲火焚身的眼神看著自己,被學校里的學生這樣看著讓心怡渾身不對勁,除了感到羞恥、這種刺激還讓心怡感到有種莫名的刺激。

  「老爸很有辦法啦!!!別說了、那天我們兩個可被心怡老師狠狠的教導教導過,當然、今晚輪到我們父子倆,我們可要好好回報回報心怡老師呢!!」
  兩父子淫笑著貼近心怡,一胖一瘦的就將拉著包裹浴巾半裸的心怡老師給推上了床,年輕色急的謝榮宏一把就將心怡那薄弱的防備給卸了下來,蠻橫將心怡壓在床上后、一陣悅耳的嬌喘聲就再度從房內傳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