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财神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淫虐的靈力
淫虐的靈力

淫虐的靈力



拾起了地上因注入過量的仙靈力而滿是裂縫的天羅玉佩,紫若兒大顆大顆的眼淚不住的滴落,這天羅玉佩是數十年前冰清云在比試中擊拜諸多師兄弟奪得七代弟子第一人時,師傅親手從身上摘下送給冰清云的禮物,冰清云對這玉佩一直最是珍惜,連她當初求了好久都不肯借她,可如今卻……想到最照顧自己的師姐已然逝去,首次接觸到黑暗面的紫若兒心神幾乎要崩潰,然而就在這時候,她手里殘缺的天羅玉佩卻散發出了點點脈動。

「咦!?」

感覺到手中玉佩的不對勁,紫若兒瞪大了眼眨也不眨的看著玉佩不斷的散出仙靈之氣,隨著仙靈氣的溢出,原本就已斑駁不勘的玉佩終于「啪!」

的一聲化作了無數碎屑。

而那些溢出的所有仙靈氣卻不消散而是在聚集一片后變得凝實,就在紫若兒看的呆了的時候,那已凝成一小團狀的仙靈氣卻是突然飛速的襲向了她,尚不及反應那團仙靈氣便已印入了她的額頭。

只要是仙器都會有自己的神識,最初天羅玉佩初塑成時,因制作之人的修為不足,原本材料可以達到仙器級別的卻只成了級品寶器,然而畢竟其質地蘊含了相當的仙靈之氣,在給冰清云及其師傅佩帶了數百年后也終于產生了一點神識。

若是再過百年天羅玉佩要從寶器進階成仙器也是不無可能的,無奈卻在這時給無名男子毀了去,而殘存神識知道其主冰清云有危險,便一直勉力支撐著不讓最后一點仙靈之氣散去,直到感覺到身上有著冰清云氣息的紫若兒,這才將最后的訊息印入了她的神識之中。

「清云姐……」

緊咬貝齒,紫若兒一把將眼淚擦去,從玉佩殘存的神識中,當日之事她已全部知曉,雖不會男子劈開空間裂縫的那一手,可從先前冰清云的殘存印象中卻知到了男子的藏身之地,跳上了飛劍意念一動,只記得要盡快救出冰清云的她,卻是全然忘了玉佩中紀錄的男子那可怕實力……陰森森的寒風吹的紫若兒一陣哆嗦,眼前的山谷冷暗異常,連陽光都給遮蔽的只勉強看得清眼前,往后退了一步眼前又隨即變回了原本的荒涼谷地,毫無疑問的,她現在所遇到的正是一個極其高明的隱蔽大型陣法,之前冰清云就是無意間發現了此地并闖入,才會被無名男子發覺,并在逃脫失敗后給抓住凌辱。

跳下了飛劍,紫若兒小心翼翼的貓著步走著,原本她是想就這么駕著飛劍殺進去救出冰清云,然后在妖怪中殺個七進七出后瀟灑的離去,但一進到這陰陣她便給那沉沉的陰氣給嚇了著,要不是記著要救出清云姊她早已轉身駕著飛劍開溜了。

一翻手一連串的仙法全給她打在了身上后膽子這才狀了些,一手提著飛劍一手抓著把仙符,紫若兒微微哆嗦的腳步聲在這死寂的陰陣中顯得分外清晰。

一路步到了玉佩神識中的巨大拱門之前,紫若兒一咬牙左手數張仙符散出后一連幾個法訣打在上頭,就看那一張張的仙符憑空化作了虛體消散只余下上頭的符文飄在空中,跟著一個指訣舞出那無數的符文立時連成一串附到了右手執著的飛劍上,銀灰色的耀眼仙芒燦出后斂回劍身。

而在同時感應到龐大仙氣的巨大拱門也隨之敞開,紫若兒緊了緊手中地飛劍后頭也不回的步進門內,然而甫看到門內的景象她的一張小臉卻是瞬間刷白。

無數只在書中看過的妖獸全都虎視眈眈的盯著她,有些甚至還舔了舔滿是血漬的尖牙并用她平時看著玉露芙蓉糕的眼神看著她,毫無疑問,她在這群妖獸前怕是就像芙蓉糕在她眼前時一般可口美味……一只最大只的狼妖最先沉不住氣,血口一張便朝著直打顫的女孩躍去,「呀──!」

紫若兒眼看一張大口朝她咬來給嚇得尖聲一叫,然而這就像是一個訊號,無數的妖獸同時躍起朝她撲去。

紫若兒身子一縮,手中的飛劍下意識的擋在了身前,跟著只覺一陣頗大的撞擊力從劍上傳來,小臉刷白的退了幾步,往前一看,只見在她原來站著的地方躺了數只妖魔的尸體,而圍著她的幾只已受傷的妖獸則滿是畏懼與遲疑的看著她手里的飛劍。

紫若兒見狀膽子一狀,仙靈氣灌入飛劍撐起了道半尺余寬的劍罡后,就這么一步步的走向妖群之中。

群妖顯然對她手中的飛劍相當畏懼,但又舍不得她這道近在眼前的美味佳肴就這么飛了,于是駕起的劍罡外便始終圍著密密麻麻的妖物,紫若兒幾次想駕起飛劍飛起卻都不敢,若是要御劍飛行那劍罡勢必會有一瞬間消失,到時若是群妖朝她撲來……紫若兒打了個冷顫,腳步越發的急了,然而她卻越走越是心寒,原來隨著她的越是深入周圍妖物的品階也越是提高,看著她的劍罡群妖眼中的畏懼之色也越來越弱,終于在步至一處時,一只妖虎忍受不住咆嘯了一聲一爪拍在了那劍罡上!「咚──!」

厚實的撞擊聲沉沉的揚出,妖虎的爪子整個給削成了無數血塊肉塊落在了地上,紫若兒挨了這一擊原本還好,但從未見過的血腥畫面卻讓她的心神一陣激蕩,原本毫無破綻的劍罡也隨之不穩。

眼看罩著美食的討厭劍光變得虛實不定,周遭的妖物全都變得浮躁起來,越來越多的妖獸加入了攻擊的行列,紫若兒只覺劍上的負荷越來越重,劍罡晃動的更加劇烈,終于在「啪哩!」

「啪哩!」

的數聲碎響中崩潰消失,劍罡一散群妖自是爭先恐后的躍向爭食……眼看紫若兒就要在群妖嘴下香消玉殞,突然一道凄揚的嘯聲從陰谷的深處傳出,群妖竟是一下子變得畏懦異常、狀貌恐懼的縮在了地上,又一聲嘯聲傳出,群妖這回卻是給她讓出了一條寬敞大道,對方主人的意圖已是十分明顯,紫若兒雖然天真卻不是傻子,眼見如此也只好硬著頭皮順著路走去。

這路該是紫若兒打出生以來走過最可怕的路程,路旁無數陰測測的眼睛,都是在想著要如何將她拆吃入腹,好吧!至少那個抓走清云姊的壞家伙不會把她給吃了。

紫若兒頹廢萬分的想著,卻不知道她這一去卻是給「吃」

的更加一乾二凈……眼前的宮殿裝飾的萬分典雅,涓涓流水嘩嘩的從一旁的小徑流過,幾聲清脆的鳥鳴從一旁的樹梢上傳出,路過的座花團錦簇的花園讓她差點忘了現在是在別人的地盤上而跑進去玩……里外的巨大差距讓紫若兒呆呆的看了好一陣才回過神來,不同于外頭的沉沉陰氣,宮殿里頭甚至蓋的比天劍派的主堂都還要華麗,若不是里頭沒有半點仙靈氣息,她都要以為是跑到了那一座仙派的莊里了。

又走了許久她已是感到有些無聊,路上自從進了這宮殿后便再沒有看到半只活的生物,突然一聲細響從前頭的座房間傳來。

紫若兒精神一振的快步走到了房前,房間相當大,門也僅僅只是虛掩著,依著門的她聽得更清楚了,那「啪!」

「啪!」

的一連串聲響正是從這間房里傳出,輕手推開了房門躡手躡腳的摸了進去,眼前一清的瞬間紫若兒卻是驚呼出聲。

只見她在玉佩神識中見著的那名紅發男子,正一臉邪笑的從后頭摟住一名發絲散落著、盤繞于地的赤裸女子,雙手揉捏著那對豐滿的雙乳,下身的兇物更是不斷的在女子體內飛速的進出著,而那「啪!」

「啪!」

的聲響正是男子與女子交媾時所發出的聲響,再仔細一看,那女子面容冷媚、嫩唇紅漾,卻不是冰清云是誰?冰清云雙手撐著地雪白的臀部高高翹起,細白的雙腿曲膝微張,單薄的完美身體正被身后的男子恣意褻玩著,臉上霞紅一片卻是咬牙忍耐,她自從那日被男子強暴得逞并帶回這后,已不知被迫交媾了多少次,她只知道這無數天來她都被男子不斷的淫辱,每次因為體力不支暈過去后醒來看到的依然是男子高舉著兇物蹂躪著她的身子。
數日來她滴水未沾,唯一喝下的便只有男子在逼她為之口交時射進她口里的精液,盡管如此她始終沒有屈服,雙眸依然冷漠,她很清楚男子想看到的是她崩潰、啜泣的模樣,甚至是在他的身下宛轉承歡、不知羞恥的浪叫,身體早已因為發情而通紅,任誰的身體被不間斷的奸淫了好幾天都不可能沒有反應,但她的心神依然緊緊的把守著那最后一道防線,直到今天……聽到驚呼聲冰清云下意識的轉過頭去,「若兒!?

妳怎么會……啊嗯!嗚──」

看到紫若兒她不禁驚呼出聲,一瞬間的松懈讓身后的男子趁機狠狠的在瞬間干了數下,原本就已變得萬分敏感的身子又怎禁的住這樣的刺激,一聲聲嬌媚的喘息聲再止不住的從小口中傳出,晶瑩的唾液從唇角滴下落在雪白的雙乳上,男子見狀一伸手擭住了那對嬌嫩的雙乳揉捏一陣后,一張口將極中一顆可愛的粉色乳頭含進口中舔弄,彼此身體的緊貼摩娑更是帶給冰清云的身子更大的刺激。

「停嗯……快停啊!!」

冰清云細滑的柳腰不住的扭動掙扎,近乎無意識的悲鳴夾雜著嬌媚的喘息不斷的從她潤嫩的小嘴傳出:「不──不、出去……要壞、壞掉了──」

哭聲、悲鳴夾雜著喜悅和解放種種的矛盾情緒隨著男子最后一紀挺進同時爆發,冰清云和男子幾乎在同時達到了高潮,大量滾燙的精液并射在她窒熱的體內,刺激的她身體一陣又一陣的顫抖,直到無力的癱軟倒地。

「冰姐──」

紫若兒眼看冰清云整個人癱倒在地上又是一聲驚呼幾步踏前便想將她扶起,沒想方跑到一半卻給一旁地只手一把抓了過去。

「放開我、放開我!」

紫若兒衣領給男子揪著整個身子給提在空中,雙手雙腳不斷的亂揮亂動,男子看清她面貌后先是一震,在搖了搖頭回過神后見狀卻是一陣好笑,將女孩一把攬進了懷里手輕貼在嬌嫩的臉蛋上摩娑邪笑道:「小女娃,我可還沒問妳闖到我家來做啥呢?」

「我是來救冰姐的!你這個壞人,快點放開我!放開我!」

紫若兒不住的扭著身子想掙脫男子鐵箍般的雙臂卻是無果,又掙了幾下后她竟開始對著男子又捏又咬的,冰清云當初幾十個法訣打在男子身上男子都沒事,紫若兒這點攻擊自然就更不用說了。

感覺到紫若兒嬌小的玲瓏身子在懷里不住扭動男子只覺小腹一陣火熱,啞著嗓子道:「妳再亂動的話我可就不客氣了。」

男子對于紫若兒卻是不像對冰清云那般的暴力凌辱,或許是對于紫若兒這樣的純潔讓他不忍下重手,也或許是他想嘗試另一種不同的侵犯快感……「我才不理你哩!我要去看冰姐,你快些放我下去!」

紫若兒聞言卻是扭動的更加厲害,全然沒注意到男子逐漸粗重的呼吸與抵在她小屁股上的那根昂揚,就算注意到了怕是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男子張開嘴輕含住了她那小巧的耳垂并用舌頭細細的舔吮,紫若兒突然受襲不禁驚喘出聲,身體更是不由自主的一陣輕顫,男子察覺到她身體的變化輕笑出聲,轉過了她的身子使她跨坐在他的腰上,一手抓著那小蠻腰另一手則不老實的輕輕托住紫若兒那嬌小的、柔軟的小屁股,入手的稚嫩觸感讓他不由自主的輕捏了下。

「啊!」

紫若兒嬌小的身子突然像是觸電般的一顫,小臉迅速染上了兩抹緋紅,雙腿踢在男子的大腿上一蹬跳出了男子的懷中,手一幻數張紫色符箓瞬間出現在她那細白的小手中,她可還沒忘記眼前這人正是禍害了冰姐的壞人。

「干天、震雷、離火,三元還召!」

隨著女孩稚嫩的嗓音那數張紫色符箓在同時飛出落在了女孩的身周,跟著一白、一紫、一紅的光芒接連閃過后那數張符箓以是變的等人身一般的大小微飄在空中,男子也不阻止,只是不緩不急的一步步走向紫若兒。

「轉天!葵風!」

似是受到了男子接進的驚嚇,紫若兒這二聲幾乎是驚叫著念出來的,而同時那數張符箓也在一陣光芒大燦中釋出了陣陣疾風吹向了男子,風很輕、很緩,可那卻不只是風,而是由雷轉成了風的形態塑造出的法術,這將五行能量習性特質完全轉換的咒法實是研究價值遠大于實戰,無奈紫若兒平時貪玩,除了給冰清云逼著練的飛劍外唯一會的也僅這門符法。

給風吹著了的男子勞有興致的轉了轉手看著上頭流竄著的電花,跟著揮一揮手紫若兒立時驚詫的看見自己身周的那些巨大符箓都在男子的一揮之間盡數消散。

「很有意思的小技巧……不過我現在對妳比較有興趣。」

男子邪魅得笑著不知何時已是悄然出現在女孩身邊,一手環住了她的細腰另一手則是順著小屁股一路滑上,輕劃過背脊后捏住了外衫的領部望下一扯,「嘶──」

的一聲響起那外衫已是整件被扯去,單薄的內衫緊貼在渾身香汗淋漓的紫若兒身上更是曲線畢露。

「人家的紫絲霓裳──」

紫若兒眼看著自己最喜愛的衣裳在男子手中化做漫天碎布登時大急,小手不住的在空中抓著想把那堆碎片搶救回來,男子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的看著女孩在那瞎忙,全然無視他那早已悄悄頂在她身上的巨大分身。

一手抓住了那兩只白玉般的小手,男子將紫若兒的身子硬是轉過面對著他,勃發的欲望沖擊著他的神智,他已經沒耐性了……大口罩住了那因驚愕而微微張開的小嘴,男子幾下便將女孩身上剩下的衣裳剝了個精光,一手分開了緊緊閉合的細腿,巨大的陰莖抵在那私密的禁處緩緩推進。

「嗚──你、你在做什么?」

感覺到了異物入侵,紫若兒細喘著氣,彷徨無助的扭動著想把那燙熱的「大家伙」

趕出去,男子望著雙眼迷茫的女孩邪邪一笑,原本僅只頂在門口的巨大一下子插進了女孩的體內。

「啊──」

紫若兒凄聲哀叫,大顆大顆的眼淚不爭氣的落了下來,嬌小的身子頓時繃緊,她只覺巨大的疼痛不斷的從那羞人的地方傳來,已往便是給冰姐或是師傅打屁股時都遠沒現在一半的疼。

男子摟著全身顫抖著的嬌小人兒,那稚嫩甬道因初經人事而不斷的收縮著排斥他的入侵,層層燙熱的緊窒感讓他舒服的不由輕嘆出聲。
「嗚……啊……好痛──我不、不能呼吸了──」

顫抖的身子不斷的扭動著想脫離那巨大的異物,但男子卻是殘忍的ㄧ笑,不退反進的將整根巨大全硬是插入了那嬌嫩的密處,男子的兇物尺寸之大本就異于常人,這一下挺進不但將女孩的體內塞的再無空隙,甚至在插至底后還在不住的變大將之硬是撐開。

「啊──啊──」

紫若兒小臉慘白,嬌小的身子顫抖的越發劇烈,兩只白藕般的細臂無意識在空中胡亂揮著,口水、眼淚全失去控制的流出滴在地上,看著女孩已是幾乎崩潰的面容,男子不知為何眼神一震卻是突然停下了對她更進一步的侵犯,只是神色復雜的緊摟著那嬌弱的身子再無動作。

也不知過了多久,紫若兒身子的顫抖已然停下,搭在男子兩邊的肩上的細白雙手突然發力,將身子撐離了男子的兇物的同時就要躍出,但男子又怎會任她就這么逃掉?雙手固定住腰身跟著下身望上一頂,還沒完全離開的昂揚兇物便又再一次插進了那緊窒的秘地。

「嗚嗚……你放開我!你放開我!」

紫若兒坐在男子的腹部兩只小拳頭不斷的槌打在他的胸膛上,但這又如何阻止的了男子的欲望?輕手拂開了遮住嬌顏的秀發男子一下下的細吻不住的落在那滿是驚慌的臉上,而下身更是開始了一下下的抽送,女孩的身體極為敏感,每一下的侵入都會引的嬌軀一陣顫抖,抑不住的嬌美喘息從小口中溢出,讓男子本來不知為何變得溫柔的動作越發的不受控制而劇烈起來。

望著淚眼迷蒙的紫若兒男子抽送的的動作越來越大、越來越快,張口將那嫩紅香舌吸入了口中細細舔吮,抓著細腰的大手緩緩下移,抓住了那柔柔的、嫩嫩的小屁股,放過了香舌任其逃回,男子看著那紅仆仆的嬌顏邪邪的ㄧ笑,唇輕輕的覆在女孩嬌嫩的唇上,大手繼續向下移去,在細嫩的不帶一絲贅肉的大腿上摸索徘徊吃了好一陣嫩豆腐后才將之輕輕扳了開。

「不要……」

細如蚊吶的驚怕呢語在耳邊響起,感覺到手上動作傳來的細微阻力,男子抬頭看著紫若兒帶著七分害怕、三分羞怯的面容輕輕的搖了搖頭,手下發力終于還是將細嫩的雙腿完全分了開。

「呀──」

紫若兒小嘴溢出了道羞怕的驚呼聲,卻是男子在扳開了她的雙腿后惡意的將身子往后移開了些,原本二人身子是緊緊貼著的,男子這一移開那巨大陰莖飛速進出秘處的畫面立時半點不漏的全進了女孩的眼里。

將女孩偏過的頭硬是轉了回來,男子落下一吻后下身依然動作著卻是幾步跨出,紫若兒只覺身子給抱在半空中飛速的抽插,莫名的羞恥感讓她掙扎了下,卻在男子警告性的猛干數下后再不敢抵抗,沒過多久她只覺背后一陣冷硬的觸感傳來,未及查看男子已是一手扶住了她的臉蛋。

硬迫著羞紅臉的她低下頭看著二人的交媾處,男子輕笑著在她耳邊說道:「看仔細了。」

語方落男子已是緩緩的將那粗長的兇物抽出她體外,紫若兒睜大了眼不敢置信的望著那巨大的陰莖,這么大的東西,剛剛是怎么進去的……?「乖……」

男子安撫著將陰莖緩緩的插入,不同于方才只是進入一半的動作,他這回卻是像剛給其破處時一般的插入至最底端,隨著男子的深入紫若兒搭在男子肩上的雙手抓的越來越緊,貝齒輕咬著下唇,嬌小的身子也開始輕顫,但或許是經過了方才的適應后已經有些熟悉,待到男子再一次插到底時紫若兒只是覺得身子給撐的異常敏感及怪異,卻不會痛。

「啊──」

輕聲吟出,感覺到女孩的聲音中沒有痛楚,男子開始一下下的抽插起來,每一下都頂在最深處的是刺激讓紫若兒嬌小的身子隨著動作一陣陣輕顫,小嘴無意識的張開任憑著口水流出,隨著男子干她的動作越發劇烈垂蕩在半空中的長發亦是隨之擺動。

口水滑過了小巧的下巴、滑白的細頸落在那巍巍起伏著的小山巒上,透明的津液流過小巧的雙乳匯在那頂端的粉紅上頭,凝實著欲落非落,終于在滴落前給男子見著,一聲野獸般的低吼發出男子張口含住了那粉嫩果實舌頭一卷將那上頭的蜜津卷入喉中,大手抓著小巧的嫩乳不住捏擠,男子抽插的動作越發的快速與粗暴。

「啊──啊──呀啊──」

一聲聲滿是壓抑的呻吟從紫若兒口中傳出,男子的摧殘讓她只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一股股說不出的異樣歡愉感從體內最深處涌出,隨著男子一聲聲的低吼紫若兒嬌軀一陣筋攣,而就在同時男子也已到了爆發邊緣,惡狠狠干了數下后筆直的一下插進了那嬌嫩的最底端,頂在那嫩滑上一道道燙熱的濃稠白色液體全毫無保留的濺射在那嬌嫩的體內。


【完】